我在大明割韭菜 第3章军事委员会

小说:我在大明割韭菜 作者:唐晓非 更新时间:2020-07-01 23:18: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大臣们都是一惊。

  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先帝帝师孙承宗。

  孙承宗在朝中的威望还是有一些的,例如韩爌等人在历史上都力推孙承宗主兵事。

  崇祯对王承恩示意道:“赐座。”

  王承恩微微一怔,这里可是乾清宫,而且现在那么多大臣在这里,这样似乎不太好吧?

  但王承恩只是迟疑了一下,立刻就搬来了椅子。

  崇祯将孙承宗搀扶,坐下来。

  孙承宗显然有些受宠若惊。

  “孙爱卿,你先坐在这里,今晚朕找你有一件要事要拜托你。”

  “天子重了,只要天子吩咐,老臣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孙承宗想站起来,被崇祯按着肩膀,不太好用力。

  崇祯当然相信孙承宗有赴汤蹈火的决心,在历史上,孙老头子七十岁古稀之年身披战甲,战死沙场,孙家所有人牺牲,可谓是满门忠烈。

  这样有能力,有威望,有责任,又忠心的大臣,是值得重用的。

  重用一个人,那当然是要在所有人面前召见,并且宣布他的职位,这样接下来他的工作才会顺利一些。

  崇祯道:“诸位爱卿,孙爱卿,就是朕找来的统领大局的人,眼下建奴入关,军情危机,但是各镇兵马以及粮草都准备不充分,需要一位知兵事且德高望重的人来做统一调令。”

  还不等其他大臣有反对,崇祯又道:“从现在开始,朕命孙承宗为北直隶大督师,统领协调北直隶全部军务,有权调动任何一支军队,包括辽东军在内。”

  有大臣要出列反对,崇祯大袖一挥:“兵部尚书王洽。”

  “臣在!”

  “你务必要全力配合孙督师。”

  “臣遵旨!”

  “京卫总督襄城伯李守琦!英国公张维贤!”

  “臣在!”

  “全力配合孙督师防御,有半点差池,朕唯你们是问!”

  襄城伯和英国公同时道:“臣领旨!”

  崇祯转身对孙承宗道:“孙爱卿,以后你就来朕的乾清宫办公,另外协助你的兵部和京卫总督们,也都过来。”

  “臣等遵旨!”

  内阁大学士和六部的部院大臣一听这架势,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妙。

  怎么听着,皇帝是要临时再设立一个指挥中心,避开六部和内阁?

  没错!

  他们猜对了。

  崇祯现在就是要趁着这个机会,临时设立一个指挥中心,对眼下的战局做统一指挥。

  他连这个指挥中心的名字都想好了:军事委员会。

  如果不出意外,此后都会有这么个机构了。

  毕竟,己巳之变结束后,接下来不仅辽东,大明境内也会烽烟四起,战争是接下来的主旋律。

  靠现在大明僵硬的行政机构,肯定是无法高效解决军事问题的。

  崇祯又道:“孙爱卿,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孙承宗没有想到自己刚进宫,就被委托以这样的重任,顿时感激涕零,连忙起身拜道:“臣必不负君父所托。”

  任命完之后呢?

  就让所有大臣回家该干嘛干嘛去了。

  只留下了兵部的人和张维贤。

  连内阁的都滚蛋了。

  那些大臣想不想走?

  当然不想!

  这丫的建奴现在眼看要大门口来了,身为朝廷部院重臣,肯定是要为天子出谋划策的啊!

  就说钱龙锡和韩爌,都赖着不想走。

  崇祯也做得出来,直接赶他们走了。

  为啥要赶他们走呢?

  这群家伙又不懂军事,留下他们在,不会有半点作用,只会添乱。

  大家一人一个建议,一个一个想法,等皇太极打到城下了,丫的这帮家伙还在撕逼。

  所以就干脆全部赶走了。

  而为什么只留下兵部的人和张维贤呢?

  兵部的人肯定要协助接下来的粮草调度的,至于张维贤,中军都督府左都督,还是有兵权的。

  虽然五军都督府在土木堡之变中被打废了,但瘦骆驼它还是个骆驼啊,这个时候就不要挑了。

  那为啥其他勋贵,例如襄城伯李守琦等人都滚蛋呢?

  据崇祯这位穿越者了解,这些个勋贵一是人品相当低劣,靠京卫赚钱不说,甚至有嫌疑通过东江那边跟建奴做走私的买卖。

  至于到底是勋贵、皇亲国戚中的谁,现在崇祯还不得而知。

  但史料是这么说的,这个时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至于张维贤,虽然这些年也没做什么正经事,但好歹也是扶持崇祯上位的,是利益既得者,叛变肯定是不会叛变的。

  崇祯让王承恩去御厨房交代一下,让御厨房做点吃的送过来。

  今晚大家就在这里开会了。

  肯定是要出一个解决方案的,而且要快。

  不多时,宵夜就上来了。

  又各自上了茶。

  大家一时间竟然有些不习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办公的。

  崇祯道:“先吃东西,吃完再谈论,你们不必在意朕,该怎样就怎样。”

  “英国公,你的面色最近似乎不太好。”

  “多谢陛下关心,臣只是偶感了风寒。”

  崇祯立刻道:“王承恩,你明天通知太医院,派御医去英国公府,为英国公看一看。”

  “是!”

  张维贤顿时有几分感动:“多谢陛下垂怜。”

  “都是朕的股肱大臣,朕当然要疼惜你们。”

  皇帝这样说得气氛都无比温馨。

  只是大家突然觉得皇帝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皇帝登基也有两年多了,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就是独断专行,而且待人比较刻薄,一点点小无关紧要的小细节,就可能要重罚一个人。

  不像今天这样,说话语气不快不慢,对许多事情都淡然自若,给人一种如浴春风的感觉。

  待吃完东西,孙承宗道:“第一步,要发勤王令,但不必全国都发,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慌乱,也给后勤带来压力。”

  “以臣看来,调度山西和山东两省的卫所军户,山西调度一万人,山东调度两万人,加上顺天府和京卫中尚有……”

  他看了看李邦华,兵部右侍郎李邦华这一年多以来在负责整顿京卫。

  李邦华道:“京卫尚有一万二千人。”

  崇祯一听,心下果然是一沉。

  这明末的京卫就是一滩烂泥,据说每次领军饷的时候,报的是十二万人,但实际人数也就两万不到,而且一大半是老弱病残,靠银子买进来混吃等死领工资的。

  不过,李邦华整顿京卫一年时间,也有一定成效,那些老弱病残都被他赶走了,又扩充了一些人,到了一万二千人。

  孙承宗点了点头:“加上京卫四万多人,另外大同总兵满桂调度五千兵马前往顺义,宣府总兵侯世禄调度五千兵马蓟镇。”

  “再命袁崇焕关宁军一路追杀皇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