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华锦 第771章 似醒非醒之间(2更)

小说:九重华锦 作者:莫西凡 更新时间:2020-10-28 09:5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混账东西!”

  最后,林霜语让寒香把那几个人放了,他们也受到了惩罚,五宗之力几乎尽失,和普通人无异,虽然还活着,但从前仗着五宗之力在手的优越感荡然无存,这落差便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

  不管什么时候,坏了五宗的规矩,就该受到规矩的制约。

  这一点,林霜语十分坚持。

  尽管,她依然没想起太多,却本能的在做这些事,说这些话。

  当然,这一声混账东西,并非她说的,是出自寒香之后,她是真的气着了。

  竟利用五宗之术,成立了什么万神门,真当自己是神了,有求必应!

  只要找到他们,能付出他们要的代价,他们便可替人完成任务,就是一个贩卖五宗之力的组织,这些人,怕是在各宗城结界没破的时候就已经不安分了。

  从这几个人身上,并未探听到所有详情,看来,他们对这个万神门也不是什么都知道。

  最少,这万神门是谁弄的,他们并不知道。

  组织规矩十分森严,一级一级,绝不可能越级对接。

  的确是混账,林霜语倒是没像寒香一样生气,心里大概知道,弄出这个什么万神门的人,该是五宗后裔没错,仗着有些本事,便将自己当成超然世外的神了,自以为是罢了,只不过,这一批人,应该不是各宗城出来的。

  很有可能就是那一批遗落在五宗宗城之外的宗徒后裔。

  趁着这天下大乱的乱世之机,终于忍不住冒头了。

  “尊主放心,彩虹这就让秘宗的人查清楚怎么回事。”她手里还有个秘宫,办事倒也方便。

  林霜语点了点头,自那些人离开之后,便朝着王府而回,自始至终没开口说话。

  她还在思索着自己力量增长的事。

  寒香见林霜语如此,还以为是气的,抿嘴跟上也不再多言,免得说多了尊主更气。

  “彩虹,你的内力和秘术,可有衰减?顺便探探你的星域之力看看。”刚才她能出手就让那几个家伙动弹不得,其实是利用星域之力控制秘术,只是那几个人看不到她的星域之力罢了。

  因为彩虹的星域之力是黑色的。

  黑色...她好像也看不到吧...可她却知道!看来潜意识,她的许多记忆已经在一点点恢复了。

  衰减?寒香闻言,赶忙试了下,并未发现明显的衰减迹象,不过...“尊主可是发现彩虹有什异常之处?”尊主从来不说废话,不管是现在还是从前,性子都没变。

  “你说说你自己有什么异样。”看样子,应该是没有衰减,为什么他们同时动手,她没有吸纳彩虹身上的力量。

  “要说异样...尊主,彩虹自醒来之后,力量便再没有继续苏醒,只维持在冲破封印时的状态。”原本封印冲破之后,应该还会继续提升,现在,并非她顶峰之时的能力。

  好像...燕云也是一样的情况,那浩渺估摸着也差不多了。

  没有继续提升,意思就是他们封印破了,力量却并未随着封印完全解开,或者说,没有回到巅峰之时。

  “一点都没有提升?”

  “自醒来之后,一点都没有!”如实而答,开始他们还以为需要一个过程,现在尊主这么问,莫非真有什么问题?

  “走吧,回府,那什么神门的事,让秘宫尽快查清楚,总有个落脚之处。”

  如果她体内的各种力量继续不断增长,是不是意味着,这世上五宗之力会渐渐衰落,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可她又是如何吸纳他们的力量的?她什么也没做。

  “尊主放心,一定会尽快查清楚,尊主,那个墨清凤如何处置。”

  “先弄清楚,她是什么时候回到墨家的,又用什么条件让那万神门收了她的任务,哎....”

  林霜语突然这一声叹气,让寒香不明所以。

  “本尊好像记得,当初这女人十分中意九兮来着...”这般惦记自己,她着实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额...寒香决定,这个问题,她保持沉默,说实在的,她现在还有点无法想象,尊主成亲了!这件事,当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幸好现在尊主的夫君川西王正在外征战,是难想象,尊主和一个男人出双入对过夫妻日子是什么画面。

  她还担心,尊主真的恢复记忆的那天,她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因为在她的印象里,尊主实在是和成亲...这个词扯不上关系的。

  记忆中,尊主虽然什么时候都是一随和好说话的样子,但熟悉她才会知道,那是她根本没上心,在尊主的眼里,她看不到任何在意的所在,就好像她就是一个时光的过客,冷眼旁观的看着这个世界,就是她亲自创立的五宗,对她来说,也未必在她心里有多重的分量一样。

  她立那些规矩,也只不过是因为,五宗是她创立的,她管束,是她的义务罢了。

  林霜语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异常平静,可平静之中,脸上却出现了一丝不喜的神色。

  两人刚回到府上,就收到一个消息,战场上出事了,秋水一战,九华大军损失惨重,不但没有攻下秋水,还死伤了近三万于人。

  这还是九华见情况不对撤退迅速的情况之下。

  “秋水的守将是谁,用的什么战术能将霍老将军为难成这样?”

  “王妃,这有一封罗将军的私信,您看看!”童光年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一直报捷,突然来这么一场败仗,且损失这么重,脸色自然难看。

  大双忙上前接了信送到林霜语面前,来了急报,她刚要出去寻人,王妃自己就回来了。

  罗天佑的信?林霜语接过展开一看,目色微沉,又是五宗...

  看来,五宗的事不尽快解决,这场乱世之争,又要拖延不少时间,战阵拖的时间越久,死伤就会越重,百姓也会受更多的苦。

  这一次,总该不是什么万神门吧,林霜语将手中信轻轻往旁边一递,寒香立刻会意接过,急速看罢之后也是眉头紧锁,这些家伙...

  尽管信上说的不是那般详尽,但也能想象的到!

  利用玄术和医药术,布置了一个风毒阵,入阵者,就算什么也不做,风过便会中毒。

  这一下死这么多人,难怪尊主脸色不对,终归,这些人是死在五宗之术上,并非战场正常的死亡。

  “我这就去处理!”

  “不用了,燕云已经去了。”鞭长莫及,远水解不了近渴,战场生死本无定数,只不过这次是因为五宗之力的介入乱了原本的秩序。

  一下这么多人死于五宗之术,怕是会出什么事。

  “王妃,府外有人指名找您!她说她是大宛的公主。”

  里面在说事,堇兰本不想打扰的。

  但对方说是大宛的公主,怕耽误事所以进来通报一声。

  “大宛公主?”林霜语和屋子里的人都顿了下。

  “是,她说是…大宛王上让她来找王妃的。”堇兰问的清楚。

  大宛王上?裘狄!

  林霜语点了点头,“请进来吧。”

  见有客人来,还是一个比较意外的客人,童光年起身示意自己先退下,林霜语也不知道这大宛公主来做什么,确实没必要这么多人坐在这。

  清雅早就想见见传闻中的川西王妃了,这次那位皇兄又说了那么一番话,所以她便来了。

  这一路,听了不少有关这位王妃的传闻,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不知一会会看到一位什么样的王妃。

  “公主,王妃有请。”

  堇兰也暗暗对这位气质出众的大宛公主心里做了一番评价。

  见着她这张脸,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份定力,便不是寻常女子能有的。

  同样,清雅也在打量周围的环境,还有领着她们进王府的堇兰。

  这王府和她在大宛皇城见过的都不同,进来之后给人感觉,便是气候,一座王府有着不输给皇宫的气候!

  突然想起一句,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公主,这边请。”

  清雅点了点头跟上,笑的一脸温和,打量的正大光明,一点小家子气都没有。

  清雅跟着堇兰到达大厅门口的时,堇兰侧身请人进去,清雅也不着急,她已经看到她想见的人了,其实早就见过,只是没有正面打过招呼。

  这个...川西王妃,果然是要亲眼见见,这等风采,是想象不出的。

  抬脚进了大厅,在这种议事大厅招待女客也是少有吧。

  “清雅见过川西王妃。”她是大宛公主,所以无需行礼,她们是在对等的位置上。

  抛开这个关系,她也不是他们九华的臣民,更无须行礼。

  清雅微微点头致意,林霜语也丝毫不介意,这个女子...第一眼便觉得几分亲切,而且,她能感知到她身上特别熟悉的气息。

  寒香也感觉到了,五宗的人,而且,她身上的气息,想着忍不住看向林霜语,分明和尊主的一样。

  清雅开始还未察觉,进入大厅之后,也同样感觉到了。

  这就是...皇兄让她来见见这位王妃的原因,是她该来这里的原因?只是她依然不明白。

  “大宛的公主!坐吧,听说是你皇兄让你来的?”是因为她身上的气息吧。

  林霜语的开门见山,让清雅也颇为意外,当真是一句客套话都没有,人家这般直接随意,她也就无需应承,本也不喜欢这些。

  “是,是皇兄让我来的。”

  “你是五宗哪一宗?”

  清雅尚未坐稳,又听的这么一句惊人之语,五宗,果然啊,这位王妃是五宗中人,难怪这一身本事。

  “不知王妃又是哪一宗?”清雅坐下之后,抬首而望,神情和刚才也有几分不同。

  林霜语隐隐感觉自己体内的气息正在翻涌,或者说兴奋。

  问尊主是哪一宗?寒香默默低下头去,也好奇尊主会如何回答。

  林霜语撑着头,略有些为难的表情让清雅越发奇怪,而今五宗入世,该是没什么不方便说的吧,她既问自己,难道旁人不能问她,那可是有些不讲道理了。

  “清雅的问题为难王妃了?”那便也不用问她的出处才是。

  “恩,的确有些为难,因为本尊不属于任何一宗,又和五宗脱不了干系,你若愿意,可唤我一声尊主无妨。”

  林霜语此刻的神态慵懒中带了几分散漫,说的那般自然而然,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她似乎知道她是谁了,所以态度明显随意了些。

  林霜语的变化,寒香也察觉到了,一旁静静观望。

  清雅就没办法像刚才那般淡定了,尊主!

  不属于任何一宗,却又和五宗脱不了关系,还让自己称她一声尊主!

  这世上,在五宗敢称尊主的...

  咳...咳!!!

  尊主好似吓着人家小辈了,不过此刻的尊主,和当年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她真的不敢肯定,尊主是不是真的没有恢复记忆,难道是在逗他们玩?

  以她对尊主的了解...也是极有可能啊。

  别看尊主这张一本正经的脸,她曾经就...深有体会啊。

  ------题外话------

  来来来,月底了,来点票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