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姬惑天下虞歌楚潇 第956章 虞歌篇2

小说:魅姬惑天下虞歌楚潇 作者:楚潇虞歌 更新时间:2020-07-02 18:15: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冰凉的雨水,打在我的身上。

  我察觉不到。

  身边那阵阵的恶臭,我也闻不到,我只想护住娘亲。

  夜里,天黑了。

  我也没地方可去。

  去哪里?会那个宰相府吗?

  回到哪个没有任何温情的地方吗?

  不行,我不能回去,我那所谓的父亲,已经不是娘亲口中的那个翩翩少年了,他变了,变得让我恐惧,让我恶心。

  我想给娘亲立一个墓碑,我想将娘亲葬在其它地方。

  娘亲说了,乱葬岗的人,都是没有家人,没有儿女的,可母亲有我,我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因为我自己力量太小,抱不动娘亲,便只能在雨夜里抱着她。

  后来,我遇到了他。

  在那个深夜里,在我最无助时,我遇到了他。

  他本来已经走了,又折了回来,帮我将娘亲扛到了后山,这里,距离乱葬岗,还有着很长的距离。

  我踉踉跄跄的跟在他身后。

  那一刻,他便像正义使者一般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将娘亲埋葬好之后,说要跟他回去。

  还说愿意为他倾其所有。

  他当时的表情,高深莫测,我当时年纪小,不知道他当时的笑容是什么意思,我只是以为,他会带我走。

  可他没有,我又被人送回了宰相府。

  我知道,回去之后,那些阴毒的女子,是不会放过我的。

  可我反抗不了,我不会功夫,只能被他们绑着回到了宰相府。

  到宰相府之后,我那父亲,又开始装模作样的和我述说他的不容易,又说不管怎样,我都是他的女儿。

  是这样的吗?

  如果他真的将我当成他的女儿,又怎么会纵容其他人这样对我?

  母亲是我在这府里唯一的庇护,没有了她,那我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一般,任由别人宰割了。

  他不信。

  他说我听信母亲的蛊惑,他说我母亲不是好人,他还说华兰也会是一个很好的母亲,还说灵笙是我最好的妹妹。

  他难道不知道啊,就是这些人,将我推入地狱的。

  他竟然说,这些人,是我的“家人”。

  之后,我的房间遭受了一场大火,我情愿我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不用受接下来的那些屈辱了。

  那华兰,让人将我投进了青楼。

  凤栖楼,那是洛阳城里最大的青楼。

  我知晓自己身处什么地方的时候,我疯了,我拼了命的想要逃出那里,从小,娘亲教我识了不少的书。

  书中的勾栏院,指的就是凤栖楼这样的地方。

  我费尽心机,用尽了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办法,才逃了出来,到了角落的时候,那些人还是紧紧的跟着我。

  我拿起手中的东西,想着哪怕鱼死网破,我也绝不会让他们好过。

  后来,他又出现了。

  他又一次的救了我。

  我当时对他,全盘的信任,哪里想到,后来这一次,我本来是可以逃脱的,是他,那个叫做楚潇的男子,那个我将他当成恩人的男子,是他让人围住了我,他再从中搭救我,这样,我才会心甘情愿的成为他手中的那枚棋子,为他做事。

  可怜,我一概不知,只以为自己遇到了好人。

  因为他是楚潇,是这大炎王朝的摄政王,所以有很多事,他都不方便亲自出马。为此,他颇为苦恼。

  我痛恨勾栏院,不想与凤栖楼扯上什么关系,可我愿意为了他,去那肮脏的地方待着。

  他是感谢我的。

  我在凤栖楼的那段时间,辛苦练琴,细心练字,更是没日没夜的学着唱戏和跳舞。

  终于,我成为了凤栖楼的头牌。

  还成立了洛阳城盛极一时的百赏大会。

  无数的王公贵族,高门子弟,都为了博我一笑,一掷千金。

  楚潇也因为我,在凤栖楼里,拉拢了不少的权贵,看着他的势力一步一步壮大,实力快要与当今的明王相比。

  我的心里,也是异常的高兴。

  让我更开心的事,楚潇还让我做了她的虞妃。

  虞妃,只是一个简单的名号,我们两没有行过拜堂,也没有行媒使。可我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开心。

  我觉得,他是在乎我的。

  我可以不要任何东西,只要他开心,就好。

  直到一天夜里,王府里来了一位女子,那女子,生的清纯,相貌无害,一双眼睛,像极了我,那么多年没见,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她是灵笙。

  一个心思歹毒的女子。

  楚潇说:“笙儿是我一见钟情的女子。”

  他还说:“你若是敢伤她一分,我便饶不了你。”

  他最后还说:“以后,笙儿就是王府的女主人,你可不得怠慢她。”

  当时的我,也没有过多的反驳,我觉得,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灵笙,真的不像他看到的这样纯良。

  大婚之夜,他让我去给所有宾客敬茶。

  而后一句。

  “卑贱之人,怎么能上高堂?”

  楚潇不知道,当时我的心,到底有多疼。

  那晚,他冲进了我的房里,后来天快亮的时候,被灵笙叫人带走了,再过不久,便传出了灵笙有孕的消息。

  我笑了笑,这是好事,我为他高兴。

  而我的腹中,也有了孩子,我也满心的期待着她们的到来。

  为了他们,我可以忍。

  可我没料到,灵笙是假孕,她为了不露馅,想将罪名嫁祸给我,想要诬陷是我害了她的孩子。

  可悲的是,楚潇信了。

  我和楚潇说,让他听我解释。

  可他在心里给我定了罪,就没有信过我半分。

  无论我怎么哀求他,他都不松手,他将那壶茶水,拼命往我嘴里灌的时候,显然是恨极了我。

  他为什么那样恨我?

  我想不通,不是我害了他的孩子啊,他知不知道?

  腹中剧痛传来,我知道,我保不住他们了。

  我的希望,也从此破灭了。

  我躺在床上,眼泪一遍一遍的流过我的脸庞,我的心里,满是失望,也是绝望。

  这个男人,就因为我爱他,他将我的尊严,践踏得一文不值。

  就因为我爱他,他便以为我离不开他,便以为无论他如何对我,我都还会待在原地等他。

  楚潇,你太天真了。

  我是人,不是没有感情的木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