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8章 豆皮热干面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滴答、滴答——”

  客厅墙壁上,老式挂钟的指针正在黑夜里走动着。当指针走到两点三十分的地方,挂钟随即敲出了“当”的一声。

  没多久,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起来。睡得正香的耿相忆突然被这一阵震动声惊醒。谁大半夜不睡觉,往这打电话扰人清梦!耿相忆一阵嫌弃地从被子里伸出手去摸索手机。

  手机里立刻传来宋禹的声音。

  “耿相忆,你在干嘛呢?”

  “睡觉啊,还能干嘛!”

  “我就知道你肯定没看到新闻。”

  “什么新闻?”

  “刚才官方发出公告,明天要封城。”

  耿相忆蓦地睁开眼睛。

  “封城?”

  耿相忆裹着被子,坐起身来,划拉着手机屏幕。一则新出的官方公告赫然出现在眼前。

  “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本市,机场、火车站离市通道暂时关闭……”

  耿相忆的脑袋不禁嗡嗡作响。这场疫情已经严重到要封城了吗?“封城”这个词,耿相忆平时只在科幻片或者历史剧里面见过。现在听来,依旧感觉如梦如幻。

  “耿相忆?”

  手机里传来宋禹的声音。耿相忆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跟宋禹通电话。

  宋禹说:“我有好几个朋友都已经在收拾东西,打算趁封城之前逃离这里。”

  “是吗?”耿相忆似乎还没缓过劲来。

  宋禹沉默了片刻,问:“你想走吗?如果想走,我爸可以把我们送出去。”

  “去哪?”

  “哪都行!总比留在这里强!”

  耿相忆不由得望向窗外,熟悉的街道上亮着昏黄的灯光。

  “算了,我哪都不想去!”

  “其实我也不想走……”

  耿相忆挂断电话后,披着被子来到窗边。

  从记事起,耿相忆就和家人住在这里。哪条街巷在什么地方,哪栋房子在哪个角落,就算闭上眼睛,耿相忆都可以毫不费力地指出它们的准确位置来。

  除了这里,耿相忆不知道哪里还会是她的家。

  这天,天还没亮,街上早早就响了谈话声、推拉行李箱的声音,以及车子的喇叭声……这阵阵声响,来得比往常更加迫切,更加急促。是的,他们在逃,逃离这座被疫病光顾的城市。

  天蒙蒙亮,东方的天空泛出一片鱼肚白。

  “阿忆,妈去超市囤点菜!”

  耿母出去没多久,耿相忆也披上外套下楼去。

  “老板,麻烦来一份芝麻酱热干面,再加一份三鲜豆皮。另外打包一份一模一样的!”

  “好的!”

  面馆里,耿相忆找了一处靠近窗边的椅子坐下。

  周围的餐馆几乎都已经歇业关门,只有这一家面馆还开着。可到店里来吃东西的人却寥寥无几。

  往常这个时候,店里总是排着长长的队伍,店家因此忙得不可开交。而今天,店里除了耿相忆之外,只有一个坐在角落里的顾客,而且他也在刻意与人保持距离。

  一个英挺的身影推开店门口的玻璃门,走了进来。和路上所有人一样,此人也戴上了口罩。

  英挺身影朝靠窗的位置瞥了一眼,便径直走了过去,最后在耿相忆对面的椅子坐下。

  耿相忆疑惑,看了一眼旁边。那么多空位置不坐,为什么偏要坐在这里来,难道他不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吗?

  “大哥……”

  耿相忆刚要张口,英挺身影就说:“把东西还给我。”

  “大哥,你谁啊?”

  肖恪扯下口罩。耿相忆的脑神经瞬间一震,原来是他!已经一连好几天没有再碰上肖恪,耿相忆本以为他是见捞不着好处,便罢休了,没想到他竟这般胡搅蛮缠。耿相忆感到纳闷的是,似乎无论她走到哪里,肖恪对她的行踪都了如指掌,难道他在我身上安装了追踪器?

  肖恪伸出手,说:“把东西还给我!”

  总是这句话,他就不能换个开场白吗?耿相忆无奈地说:“大哥,这样吧,如果你是在意那天在咖啡馆的事,那我跟你道歉行不行?”

  “除了道歉,你还要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

  “……”

  肖恪的不依不挠,让耿相忆觉得这摆明了就是想要讹人嘛!

  耿相忆长吁了一口气,琢磨了一下,说:“好,我把东西还给你。但是现在这东西不在我身上。等我吃完早点,再回去拿给你,行吗?”

  肖恪料耿相忆这时候应该耍不了什么花样,勉强答应了。

  老板端上来一份热干面和三鲜豆皮。

  耿相忆立刻迫不及待地用筷子搅拌了几下,一股浓郁的酱香味飘起来。

  “你要不要来一份?这家店的热干面和三鲜豆皮很好吃的!”

  肖恪不动声色地咽了一下口水,然而嘴硬说:“不要!”

  耿相忆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肖恪的话似的,对老板说:“再来一份热干面和三鲜豆皮!”

  肖恪怔了一下。

  耿相忆露出笑容,说:“相信我!吃过之后,保证以后你还想吃!”

  见耿相忆一个劲地埋头狂吃起来,肖恪皱了皱眉。

  “你干嘛吃那么急?”

  “这不是想快点吃完,好去给你拿东西嘛!”

  肖恪哼了一声,说:“认识你以来,就这句话说得还算中听!”

  没多久,肖恪的那份热干面和三鲜豆皮也被端上来了。

  此时,耿相忆碗里的热干面和三鲜豆皮都已经吃得所剩无几,她摸了摸肚子,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

  耿相忆往肖恪的碗里看了一眼,说:“不行啊,你这上面的芝麻酱太少了,我去给你拿点过来!”

  “不用!”

  “要的要的!这芝麻酱才是热干面的灵魂。太少的话很影响口感的。”

  说罢,耿相忆勤快般地起身去拿芝麻酱。

  肖恪刚吃进一口就发觉不对劲,立刻扭头看,只见耿相忆已经走到门口。

  “别跑!”

  耿相忆朝肖恪挥了挥手,便一溜烟地蹿出门去!

  肖恪正要追出去,却被老板喊住。

  “嘿,你还没给钱呢?”

  “多少钱?”

  “三份热干面和三份三鲜豆皮,一共30块!”

  肖恪往桌子上看了一眼,说:“不是只有两份么?”

  “那个姑娘还打包了一份!”

  肖恪咬了咬后牙,恨不得将耿相忆大卸八块。

  在面馆摆脱肖恪后,耿相忆一直往家里跑,在楼道里撞上了刚回来的耿母。

  “阿忆,你干嘛呢?跑这么急!”

  “没干嘛!”

  此时,耿母手里提着一个小塑料袋,耷拉着眉梢,说:“菜都被抢购一空了,只买到这么一点!”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耿母这小身板,根本抢不过别人。

  耿相忆递来打包好的热干面和三鲜豆皮。耿母向来爱吃这两样东西,咧着嘴笑,问:“你买的?”推荐阅读sm..s..

  “别人请的!”

  这天,市场上,超市里,车站内,囤货的,离城的……这座城一下子忙碌起来,然后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新闻里陆续播出消息:

  全市公交地铁等停运!

  离市通道暂时关闭!

  全国暂停进入本市道路、水路、客运发班!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