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9章 被动的流氓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您的志愿者申请已通过审核……”

  耿相忆坐在电脑前,阅读这封刚收到的邮件。

  两天前,耿相忆偶然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招募志愿者的通知。当时耿相忆心里就蠢蠢欲动。若是成为志愿者,这就意味着在遥遥无期的封城日子里,耿相忆可以不用一直窝在家里。多大诱惑啊!耿相忆当即就报了名。

  现在这桩事总算成了!耿相忆心里头高兴得不得了!

  这时,手机震动起来,来电是陌生号码。

  耿相忆按下通话键:“喂,您好!”

  手机里沉寂了片刻,传来一个磁性的男声。

  “耿相忆,把东西还给我。”

  耿相忆一顿惊愕,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床上。

  “你哪来我的手机号?”

  “这个你别管,把东西还给我!”

  被他三番两次地破坏心情,耿相忆也彻底没了耐心,说:“你有完没完,我都说了没拿你东西。如果你是想从我这里讹点钱花花的话,那么你打错算盘了。我家里穷得常常揭不开锅,你还是换一家吧!”

  说罢,耿相忆愤愤地挂断电话。为了防止他再打过来,耿相忆把他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看你还怎么打过来!耿相忆心里这才踏实,伸了一个懒腰,躺在床上。

  “砰砰砰——”

  窗户传来三声急促而有节奏的敲击声。

  耿相忆从床上弹起身来,看向窗户的一幕,顿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肖恪英挺的身影正站在窗户外,紧盯着卧室里的耿相忆,目光如炬。这里可是二楼啊!耿相忆走到窗户边,隔着玻璃,质问道:“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肖恪扫视了一眼耿相忆的卧室,衣橱、书架、书桌……该有的摆件一个不少。

  “你刚才不是说家里穷得都揭不开锅了吗?”

  耿相忆摸了摸脖子,尴尬地笑了笑,说:“别看我这卧室看得还行,可屋里其他地方简直差得没办法落脚。”

  肖恪静静地看着耿相忆把话编完。

  “你嘴里有一句真话吗?”

  耿相忆翘着嘴,说:“对待你这种无赖,最忌讳的就是真话!”

  肖恪忍住心火:“你倒是挺会恶人先告状的!”

  “你才恶人!就算你能找到我住的地方又怎么样,有本事你进来啊!你要是敢闯进来,我立刻报警!”

  耿相忆朝肖恪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果断拉上窗帘。

  “砰砰砰——”

  又是一阵敲击窗玻璃的声音,比刚才更有节奏,力道更猛。

  耿相忆生怕把耿母招来,赶紧把窗帘拉开。

  “你到底要干什么?”

  肖恪淡淡地说:“看来我还是亲自到你家门口去敲门好了!”

  不好!耿相忆慌了,连忙打开窗户。

  “有什么事冲我来,别打扰我的家人!”

  肖恪轻松跳进卧室来。

  耿相忆憋了一阵,觉得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索性说:“既然你都找到这里来了,看来我是逃不掉了。说吧,要我给多少钱,你才肯罢休。”

  “我说过,我是来要回我的东西的!”

  “你老说我拿了你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项链!”

  “项链?很名贵吗?”

  “对我来说很名贵!”

  耿相忆一边故作思考,一边踱步到肖恪的身后,迅速擒住他的胳膊。然而,肖恪终究不是吃素的,一个灵活地转身就轻松挣脱。耿相忆不甘,使出一阵乱拳,肖恪通通接住,最后耿相忆反被他擒住两只手腕。随即,肖恪将她向后一推,抵到衣橱上贴着。

  “还打不打?”

  耿相忆恨恨地说:“不打了!”

  肖恪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继而眼前一亮,耿相忆脖子上的狗牙项链露了出来。肖恪正打算往前伸手去摘,耿相忆就一个巴掌拍到他脸上。

  “流氓!”

  “你有见过我这样被动的流氓吗?”肖恪松开耿相忆的手腕,“把你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

  耿相忆看了一眼那项链,疑惑:“难道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废话!”

  耿相忆恍然大悟,顺势把项链从脖子上取下来,立刻被肖恪一把夺了过去。

  “那项链是我偶然间在外套帽上找到的。你说你,要是早点说你找的是狗牙项链,就没有那么多误会了!”

  肖恪注意到狗牙吊坠还是原来的样子,可原先的银色链条却换成了红色编绳。

  “原来的链条呢?”

  “我见断了就把它扔了!另外帮你换了一条新的,不用谢!”

  肖恪颈部青筋暴起。

  “谁让你扔的!”

  “你那么凶干嘛。把项链还给你,一句谢谢都没有。早知道,我连这个狗牙吊坠也扔好了!”

  “……”

  肖恪没再说什么,转身就朝窗户走去,翻越而出。

  耿相忆站在窗边,见肖恪坐进停在楼下的车子,扬长而去。

  “铃铃铃——”

  客厅里的座机响了起来。

  耿母朝里屋喊道:“阿忆,妈在炒菜,你接一下电话!”

  耿相忆默默地关上窗户,来到客厅,拿起听筒。

  宋禹一开口就说:“阿姨,新年快乐!”

  “是我,耿相忆!你今天打的怎么是座机?”

  “我爸妈想跟阿姨拜个年嘛!为什么是你接的电话?”

  “我妈在炒菜!”

  耿相忆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宋禹刚才肖恪来过的事。

  “刚才……”耿相忆停了下来,没有说下去。

  “刚才怎么了?”

  “没什么!”

  听到是耿相忆,宋母一把从宋禹手中夺过电话听筒。

  耿相忆开口就拜年:“宋姨,新年好!”

  宋母呵呵乐:“新年好!新年好!相忆,你们今天在家吃什么呢?这个疫情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我还打算让你们到家里来吃饭……”

  然后就是各种家长里短地聊起来。宋母听完之后,又换宋父来接听,完全就是一副父母跟女儿聊天的齐乐融融画面。一旁的宋禹早已见怪莫怪,一度怀疑自己和耿相忆,到底谁才是他们亲生的。

  晚饭的时候,耿相忆告诉耿母自己去参加志愿活动的事。

  耿母听后,先是一愣,然后笑容逐渐凝固。

  耿母阴沉着脸,说:“我不同意你去!”

  耿母的话,让耿相忆感到意外。从来不管耿相忆做什么决定,耿母无论是精神,还是行动上都表示绝对的支持。

  怎么今天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呢?耿相忆不解。

  “妈,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对吧?”

  “我没开玩笑!”耿母坚定地说,“你老实在家待着,哪都不许去!”更新最快s..sm..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当是在家陪妈,好吗?”

  “妈,我只是白天出去而已,晚上一样可以回来陪你啊!”

  无论耿相忆如何劝说,耿母始终都不同意,而且态度异常坚决。

  后来,耿相忆看到耿母独自坐在房间里,拿着耿父的相片发呆。耿父是在2008年抗震救灾行动中牺牲的,当时他也是一名志愿者!

  耿母在心里默默地说道:“阿忆,如果让妈去参加,妈一定义不容辞就去报名。可是你不可以去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