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18章 开个小玩笑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开阔的马路上,许久才能见到一辆车经过,简直冷清得让人心慌。

  肖恪瞥了一眼旁边的耿相忆,只见她正侧着头,起初还以为她睡着了,原来她正一声不吭地看着车窗外后移的树木。

  肖恪调侃说:“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不像你啊!”

  耿相忆扭过头来,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气声仿佛能让树叶飘落下来。

  “我在想舒姚姐的事。”

  事实上,此时肖恪心里也在想着这件事。这几天,发生在舒姚身上的事情,肖恪多少也知道一点。

  耿相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说:“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舒姚姐,就是第一天去仓库的时候。那时,她正去找张师傅帮忙查询袁杰配送物资的行程。也是那个时候,我知道了她来找未婚夫的事。起初张师傅是不答应帮舒姚姐查的,最后耐不过舒姚姐的软磨硬泡,他才答应下来。”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有张师傅的帮忙,应该很快就可以查到袁杰的相关行程才对,怎么到现在都没找到?”

  “一开始的确是这样认为的。可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仓库里叫袁杰的人,就有好几个。单凭那些信息,根本不能确定谁才是舒姚姐的未婚夫。而且他们行程里,配送物资的地方都不一样!”

  “难道舒姚把他们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

  “你怎么知道的?拿到那些信息后,舒姚姐就接着配送物资的间隙,挨个地方,挨个地方地找。总之,无论在多远的地方,无论中间得跑多少趟,只要那个人叫袁杰,舒姚姐都会亲自过去一趟。有时候,她明明已经很疲惫了,却不舍得多睡一会,生怕睡过去就错过遇上袁杰的机会。可是,就算舒姚姐再怎么努力找,每次不是没有遇见,就是对方并不是她要找的袁杰!”

  肖恪觉得即使找不到,这也并不奇怪。他们在同一个仓库都难遇上,更可况是配送目的地,只能说是难上加难。

  耿相忆感叹说:“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袁杰的消息,却没想到他竟然私吞捐赠物资,成为众矢之的。舒姚姐心里一定是伤透了心。”

  “……”

  “舒姚姐说,只要能让王经理答应不报警,她就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凑齐那1000套防护服,还给仓库。可这段时间,舒姚姐为了寻找袁杰,积蓄已经花费得差不多了。赔偿之后,真不知道她的日子该怎么过。”

  “……”

  “你之前就说过,袁杰是有意躲着舒姚姐,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想必袁杰更加不愿意让舒姚姐找到他。可是舒姚姐说她会一直找袁杰,直到找到他为止。如果袁杰一直躲着,舒姚姐又该找到什么时候?现在疫情那么严重,万一舒姚姐遇上不测,身边又没有一个人照顾她,那该怎么办?”

  此时,旁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啜泣声。肖恪朝耿相忆看过去,只见她正低头抹眼泪。肖恪的心头一震,他哪里见过耿相忆这般模样。

  “诶,你怎么哭了,别哭啊!”

  肖恪这话一出,耿相忆哭得更大声了。无奈之下,肖恪只好把车子停靠在路边,默默地递过来一盒抽纸。

  耿相忆一边低头哭泣,一边抽纸巾,捂着脸一抽一搭地哭着,好不凄凉。

  别看耿相忆平时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没想到她还挺重情重义的。见耿相忆哭得如此伤心,肖恪心里也不好受,说:“其实,我也挺同情舒姚的,她为袁杰做到那个份上,真不容易!”

  一时间,车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感叹和忧伤。

  忽然,耿相忆“扑哧”一笑,紧接着抬起头,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肖恪,原来你也会难过的!”

  肖恪蓦地一顿,再看耿相忆的眼睛,干干净净,分明没有一丁点哭过的痕迹。如果非要说有那么一点泪,那也是她笑得前俯后仰时的笑泪。很明显,耿相忆刚才在耍肖恪!

  肖恪顿时火冒三丈,脸色铁青,亏刚才还觉得她重情重义。

  “很好玩吗?”

  “好玩!”

  一个几乎要笑到岔气,另一个几乎要气炸。肖恪的双眼喷射出两道炙热的火花,仿佛能把耿相忆烤焦,透着一股糊味。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赶下车去!”

  顿时,耿相忆的笑声戛然而止,像一个被突然收起来的音符。耿相忆知道肖恪这个人,凡事说得出来,就做得到。耿相忆环顾了一下四周,此时车子正停在一条荒芜人烟的大马路上。在这种地方,耿相忆连下车都不想下,更别想要她凭着两条腿从这里走回去。

  耿相忆立刻嬉皮笑脸地面对肖恪,说:“别这样,我这不是看气氛太沉闷了,才跟你开个小玩笑而已嘛。”

  耿相忆这话不断没让自己开脱,反而又把肖恪惹怒了。肖恪冷哼了一声,说:“行啊!玩弄别人的感情,在你的眼里只是一个小玩笑?”

  玩弄感情,怎么听起来怪怪的?耿相忆永远一副不嫌事大的样子,说:“没有那么严重吧?”

  肖恪不说话,灼视耿相忆。

  见肖恪阴沉着脸,耿相忆故意说:“这也得怪你!谁让你平时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除了冷漠还是冷漠。我还以为你没有别的感情呢。不过,今天看来你还是挺正常的嘛!”

  说着,耿相忆拍了一下肖恪的肩膀,见肖恪瞪了她一眼,只好尴尬地放下手来。他不会真的打算把我赶下车吧?

  肖恪斜了一眼耿相忆,说:“不想下车也可以,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耿相忆眼前一亮:“什么条件?”

  “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说话!”

  “啊?你都不说话了,我还不说话的话,那岂不是要闷死,能不能换个条件?”

  肖恪立刻毫无商量地甩出两个字:“下车!”

  “别!”耿相忆咬咬牙说,“我答应你就是了!不就是不说话嘛,这太简单了……”

  肖恪一个眼神杀过来,耿相忆陡然闭上嘴。

  见耿相忆不再说话,肖恪才踩下油门,把车子开出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