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38章 可惜那零食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柏!”

  白柏正在食堂和人谈笑,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他。

  一个防护服走过来,拍了一下白柏的肩膀,说:“我刚才看到有人在你的车周围鬼鬼祟祟的。你最好去看一下!”

  白柏听后,猛地站起身来,朝停放车子的银杏树林荫道跑去。

  昨天被人偷了钱包,白柏心里已经够心疼的了。常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他现在是真的怕再遇上小偷。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当白柏急急忙忙地赶到车旁的时候,别说鬼鬼祟祟的人,连个人影都没看着!

  肖恪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便把车靠边停下。

  “我去接个电话!你待在这,别乱跑!”

  耿相忆点了点头,心想我又不是小孩,怎么可能会乱跑!

  肖恪下车,往车后的方向走去。

  耿相忆百无聊赖地找了一张cd播放,一首古典乐立刻在耳畔响起。

  耿相忆不太喜欢这个风格的曲子,于是按了按键,换另外一首,结果是同样的曲风。

  一直跳到最后一首,依旧是古典乐。

  后来,耿相忆才知道肖恪把不同曲风的歌曲归类起来,而这张就是专门归置古典乐的cd。

  最后逼得耿相忆索性换上了另一张cd。

  新换上的cd,第一首歌就是节奏感强的流行乐。耿相忆总算拿开了放在快进键上的手指,跟着曲调,打着节拍,身体不自觉地扭动起来。

  此时,不远处走来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

  这若是放在平时,耿相忆多半是不会注意看的。

  可现在不一样!疫情期间,街上冷冷清清,很多时候一整天都见不到一个人。

  因此,这个独自走在街上的人,格外显眼。

  黑色夹克一直朝这边走过来,最后在距离车头仅剩一步的地方,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耿相忆顿时目瞪口呆,心里暗自思忖道:这车动都没动一下,他怎么就倒下了?这演技也太假了吧!

  耿相忆决定去会一会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黑色夹克正躺在地上呻吟。

  耿相忆故作关怀地问道:“大哥,你怎么倒在这里?”

  黑色夹克举起一个手掌,说:“这个……”

  “要这个数?”耿相忆才不管他是要五千块还是要五万块,就直截了当地说,“大哥,别演了!刚才驾驶座上没有人,根本撞不了你!”

  耿相忆心想,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对方应该臊得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不料,黑色夹克摇了摇手,说:“这个不关你的事!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才会饿得腿脚发软!”

  耿相忆怔了一下,原来是这么回事,于是连忙扶他坐起来。

  耿相忆摸了摸脖子,不好意思地说:“大哥,对不起,我刚才误会你了!”

  黑色夹克有气无力地动着嘴唇,说:“没关系!我能理解!”

  耿相忆扶对方站起来的时候,对方站都站不稳,只能借助引擎盖撑着。

  “你刚才说,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为什么会这样?”

  黑色夹克低头叹了口气,说:“餐馆都关门了,我找不到可以买吃的地方。”

  因为疫情爆发,现在街上的商铺几乎都已经关门歇业,要找一处吃饭的地方,的确不容易。

  耿相忆想了想,打了一个响指,说:“你在这等我一下!”

  随之耿相忆回到车里,把车上的零食通通拿了出来,这都是昨天队员们给的,自己没来得及吃。

  “这些都给你!虽然都是些小零食,但是好歹可以暂时填一下肚子。”

  “哟,真是太感谢你了!”

  黑色夹克连连向耿相忆道谢,接着把零食撒到引擎盖上,迫不及待地撕开一个面包包装袋,摘下口罩,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耿相忆这才看清楚黑色夹克的样子,长相不算出众,却不乏几分秀气,看上去年龄二十多岁左右。从他的口中,耿相忆知道他叫严一波。

  严一波边吃边问:“姑娘,你是志愿者吗?”

  “是!你怎么知道的?”

  严一波咽下了口中的食物,说:“这个时候,除了像我这种在街上转悠找东西吃的人之外,剩下在路上的人大多数都是志愿者。而且你胳膊上系着黄丝带,这应该就是志愿者的标志吧。”

  耿相忆实在不好意思说,这条黄丝带只是她为了好辨认,自己随意系上去的。

  耿相忆随口问道:“你住在这一带吗?”

  严一波的手不禁顿了顿,说:“啊……是!”

  白柏在自己的车周围没有找到那个所谓鬼鬼祟祟的人,猜测那人应该还没有走远,于是一路往前寻找。

  没多久,白柏就看到了前方有一个胳膊上飘着黄丝带的防护服,那应该就是耿相忆!

  此时,白柏注意到耿相忆身旁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直觉告诉他,那个男人绝对不是肖恪。

  白柏大声喊道:“耿相忆!”

  耿相忆立刻往白柏这边看过来,并朝他挥手。与此同时,耿相忆身旁的那个男人也向他这边看过来。

  顿时,白柏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脸,猛地一惊。难怪那个男人的身形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就是昨天那个偷他钱包的人。

  白柏的火气立刻涌上心头,大声吼道:“你小子给我站在那里别动!”

  严一波也认出了白柏,立刻吓了一激灵,抱起引擎盖上剩下的零食,撒腿就往前跑。刚才饿得站都站不稳的人,现在脚下如同踩了一对风火轮。

  当白柏追过来的时候,严一波早就跑得没了踪影。

  耿相忆一脸茫然,问:“你干嘛追他,他欠你钱了?”

  白柏双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

  “那……那小子就是昨天偷我钱包的人!”

  耿相忆震惊不已。

  “你会不会认错人了?”

  “那小子就算化成灰,我都认得!”

  见白柏十分肯定的样子,耿相忆对比了一下刚才严一波看到白柏的时候,一阵惊慌的样子,这的确非常奇怪!

  白柏恢复均匀的呼吸,直起腰,以过来人的经验说:“耿相忆,你赶紧看看你的钱包有没有被他偷走?”

  “我的钱包放在车上,他偷不了。”

  耿相忆依旧觉得很难相信,刚才那个饿得腿脚发软的严一波,竟会是一个小偷!

  “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白柏问。

  耿相忆把刚才遇见严一波的经过说了出来。

  听后,白柏咬牙切齿,说:“那小子昨天也是跟我来这一套,就连说辞都几乎一模一样。”

  “……”

  没一会儿,肖恪回来了,见白柏和耿相忆眉头紧锁的样子,便问:“你们怎么了?”

  听他们说了刚才发生的事,肖恪想起在接电话的时候,曾有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慌张地从旁边跑了过去,怀里抱着一堆零食。现在看来,那个人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小偷。

  肖恪瞥了耿相忆一眼,说:“你的钱包又没有被偷,干嘛愁眉苦脸的?”

  “我在可惜我那些零食!”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