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50章 不能干粗活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偌大的食堂里,空荡荡的,寂静无声,和早前闹哄哄的氛围相比较,截然不同。

  只有中央白色的餐桌前坐着一人,甚是引人瞩目!腰板直挺挺,模样冷冰冰,微微低着头吃碗里的饭菜。

  除了偶尔能准点吃饭,肖恪很多时候都是最晚一个吃饭的。

  此前,耿相忆虽然一直知道这一点,但是从来都没有留意过肖恪一个人吃饭的情景。往往是他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耿相忆就到车里闭上眼睛,小憩一小会儿。

  尽管在学校的时候,每次去吃饭,也都是赶着饭点到食堂,放眼望去,常常是黑压压的一片,几乎座无虚席。

  自然而然,耿相忆就没有见过当食堂的人群退去之后,只剩下一个人的画面。

  “耿相忆,你怎么不走了?”一旁的祁涵催促道。

  耿相忆回过神来,说:“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再过去!”

  祁涵考虑到此时白柏还在前面的林荫道等她过去,于是点头,说:“好吧!不过你可不要乱跑,不然一会儿肖恪就找不到你了!”

  耿相忆用下巴指了指食堂,说:“放心吧!不会的,肖恪就在里面。”

  说罢,耿相忆辞别祁涵,独自走进食堂。

  肖恪正用右手使筷子,眼睛瞅着桌上的饭菜,愣是没抬眼看一下进来的人。

  其实,来人还在门口的时候,肖恪就已经听到脚步声。

  苗条的身材,被斜射进来的阳光,拉成一道修长的影子,投射在地板上。

  乐颠颠的小碎步,夹杂着一丝玩世不恭的态度,即使不抬头,肖恪都能肯定来人是耿相忆!

  耿相忆径直走到肖恪的面前,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撑在白色餐桌上,看着肖恪。

  耿相忆开口问:“肖恪,是不是你特意找祁涵帮我搽药的?”

  肖恪自顾自地吃着饭菜,丝毫没有理会耿相忆说的话。

  见肖恪没搭话,于是耿相忆故意说:“你关心我就直接说嘛!怎么还偷偷摸摸地来这一套?”

  肖恪撩起眼皮,灼视了耿相忆一眼。

  “谁关心你了?谁偷偷摸摸的?”

  耿相忆的手指肚轻轻地敲击桌面,却没有敲出声响,随性且散漫地开口说:“你啊!”

  肖恪直勾勾地盯着耿相忆,只见她露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让人气结。首发..m..

  “怎么什么事到了你这里,都好像变了一个味儿似的?”

  “嗯?什么味儿?”

  “不要脸的味儿!”

  “……”

  耿相忆噗嗤一乐,眯笑着眼睛,说:“肖恪,你也会开玩笑了!”

  “……”

  她果然没救了!

  肖恪运了一下气,归正传。

  “你替我挨了那一棍,我替你找人帮忙搽药,我们算扯平了!”

  “啊?”耿相忆猛地放下手,“这么就扯平啦?”

  “不然你想怎么样?反正现在你也没事!”

  “谁说我没事的!你可不能被表象蒙蔽了!”

  耿相忆脑筋飞快一转,立刻装出一副后背疼得要命的样子,煞有介事地直嗷嗷。

  肖恪幽幽地看着耿相忆。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就疼起来了?”

  “一直疼着呢,刚才我只是忍住罢了!”耿相忆捂着后肩膀,拧眉砸嘴,“看样子,我这伤恐怕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

  肖恪看破,却不说破,他倒是想看看耿相忆接下来要耍什么花样。

  “是吗,那你想怎么样?”

  耿相忆逮到机会就说:“我听说伤了骨头,最好不要干粗重活。平时像打饭啊,斟茶倒水啊,这种力气活,搞不好都可能伤了筋骨。所以,你看,平时能不能帮忙照顾点?”

  肖恪点了点头,说:“你的意思是,要我给你打饭,给你斟茶倒水,是吗?”

  “肖恪,你也想我早点恢复,对不对?”

  “对!”

  耿相忆以为事情成了,心里窃喜。

  紧接着,肖恪一本正经地说:“不如我告诉我哥,说你受伤了,让他给你放个长假。这样你就可以回家休养,什么伤筋动骨的活都不用干!”

  耿相忆猛地坐直身子,一时没了刚才的痛苦状,瞪了一眼,说:“肖恪,你又想趁机赶我走,对不对?”

  肖恪似笑非笑。

  “你既然连吃饭倒水这种事都干不了,那还留你在这里有什么用!”

  “你……”

  耿相忆咬着后槽牙,肖恪,算你狠!

  这回肖恪倒是逮到了耿相忆的死穴。

  耿相忆是真的害怕自己被赶回家休养,立刻满血复活,像没事人一样活动了一下胳膊。

  “嘿!突然又不疼了!真神!”

  肖恪藏着笑意,面色淡然。

  “真不疼了?要不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以防万一?”

  “不用!完全没那个必要!“耿相忆回绝得相当干脆、直接。

  肖恪收拾了一下面前的饭盒,便起身走了出去,将饭盒丢进回收桶。

  两人走出食堂,朝银杏树林荫道走去。

  其间,耿相忆把口袋里的祛痛气雾剂还给肖恪。

  肖恪看了一眼,说:“你自己留着用吧!你好像比我更需要它!”

  就耿相忆这隔三差五就受一次伤的频率,把祛痛气雾剂放在她这里最合适不过。

  不料,耿相忆却不依。

  “那怎么行!这可是我送给你的东西,哪有再往回送的道理!”

  说着,耿相忆坚决将气雾剂塞到肖恪的防护服口袋里。

  途中,耿相忆没来由地说了一句:“肖恪,以后我们一起吃饭吧!”

  肖恪斜眸看,问:“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一个人吃饭啊!”

  “平时不是有祁涵他们陪着你吗?”

  “这不一样!毕竟我俩才是组员!不是常说,组员之间要培养默契嘛……”耿相忆头头是道地说着。

  以前是因为害怕肖恪认出她的身份,才一直不敢同桌吃饭,现在耿相忆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肖恪冷哼了一声,说:“我看还是算了吧!你应该知道我很晚吃饭的,就怕你熬不到那个时候!”

  “这有什么关系!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肖恪只是走着,没搭茬儿。

  耿相忆见他沉默,又追问:“到底怎么样嘛?”

  肖恪嘴里冷淡地飘出一句:“随便你!”

  耿相忆一乐,随即打了一个响指:“那就这么说定了!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一起吃饭!”

  话音刚落,忽然不远处的银杏树林荫道里传来一阵骚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