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53章 一股恶臭味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还没走到食堂,耿相忆就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饭菜香,立刻把肚子都勾饿了!

  “肖恪,你说今天吃什么呢?”

  走在旁边的肖恪,说:“想知道吃什么,一会到食堂不就知道了!”

  “我好像闻到了,有鱼,茄子,腊鸭腿……”

  两人刚走到食堂门口,白柏一个箭步从身后窜出来,拍了一下耿相忆的肩膀,差点没把她吓死!

  “耿相忆,陪我去个地方呗!”

  肖恪听见耿相忆带着惊讶的语气问:“去哪?”

  白柏用下巴指了指银杏树林荫道,说:“跟我一起到那边的凉亭等严一波!”

  昨天严一波在林荫道被众人俘获之后,答应今天把之前偷的钱包还给白柏。起初白柏心里咽不下这口气,但是既然严一波同意还钱包,自己又不是真打算把他送进派出所,于是同意暂时把他放回去。

  耿相忆望向不远处的凉亭,这里到那里貌似没几步路远。

  “你自己去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我跟你一起去?”

  白柏搔了搔脖子,不好意思地说:“我这不是怕那小子耍花招嘛。你练过家子,而且之前制服过他。有你在,他肯定不敢乱来!”

  还没等耿相忆答应,白柏拉起她的胳膊就走,随之抛下一句话:“肖恪,麻烦借耿相忆给我一会儿!”

  耿相忆一边往前走,一边扭头朝肖恪,说:“肖恪,你先去吃饭,不用等我了!”

  望着耿相忆离去的背影,肖恪默默地走进食堂。

  白柏和耿相忆往前面的银杏树林荫道走去。

  其间,耿相忆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说:“还没吃饭呢,我们可不可以吃完饭再过来?”

  白柏拿出一包薯片,在耿相忆的面前晃荡。

  “先用这个填一下肚子!等我把钱包要回来了,就请你吃好吃的!”

  耿相忆咧嘴笑,说:“这怎么好意思!”

  两人穿过林荫道旁的一条鹅卵石小径,走进凉亭。

  白柏坐立不安,搓着手,来回踱步。

  “你说严一波那小子会不会是骗我的?昨天真不该就那么把他放走!”

  相比白柏,耿相忆倒显得悠闲很多,坐在长木椅上,脊背靠着椅背,一边嘎嘣着薯片,一边淡定地说:“放心吧,他会来的!”

  白柏挑了一眼眉头,曲腿坐到耿相忆旁边的空位,问:“你怎么这么肯定?”

  耿相忆用两根白皙而纤细的手指,夹出一块薯片,说:“昨天他冒那么大的风险,跑到这里来,可见他很想找回自己的身份证!既然现在他的身份证还在你这里,今天无论如何都会来的!”

  说罢,耿相忆把薯片丢进嘴里。

  白柏微微地点了点头,说:“只要他来就行!”

  没多久,林荫道里就出现一个黑色的身影,正晃晃悠悠地往凉亭这边走过来。不会有错,那个黑色身影就是严一波。

  乍一看,严一波的整个身形透着年轻人的血气方刚。白柏实在想不明白,这么一个四肢健全的小伙子,怎么就心甘情愿当个小偷?

  严一波穿过鹅卵石小径,来到凉亭里。此时严一波照旧穿着他那件万年不变的黑色夹克。

  白柏忍不住埋怨道:“你总算来了……”

  话还没说,白柏就闻到一股浓浓的恶臭味。他认真地嗅了嗅,很快就确定,这股臭味就是从严一波身上飘过来的。

  白柏立刻用手捂住鼻子,露出嫌弃的表情。首发..m..

  “我说你,这件事外套穿了这么多天,好歹换一下再出门!”

  严一波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夹克,然后抬起头,一脸无辜状,说:“我换啦!”

  “你换了?”白柏挥了挥飘到鼻子前的臭味,“骗谁呢!我见你这么多次,你都是穿着这件夹克!”

  严一波一本正经地说:“我这个款式的夹克,我买了两件!这件是新的!”

  白柏半信半疑。

  “那你为什么散发出一股臭味?”

  严一波嬉皮笑脸道:“刚才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水沟里了!这不,刚爬起来就往这边赶!”

  “你没长眼睛吗,走个路还能掉下水沟里?”

  严一波摆摆手说:“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没办法,我这人眼神不好!”

  白柏暗自思忖道:我看你不光眼神不好,连心眼也不好!

  严一波的目光挪向一旁坐着的耿相忆,说:“没事!你继续吃吧!”

  这散发出来的气味,就好像人就站在下水沟里!耿相忆哪还吃得下,默默地把刚夹出来的一块薯片,扔回到袋子里。

  严一波心里窃喜。来的时候,他就猜到白柏独自来,肯定会找人陪他过来。那么他会找谁呢,最有可能就是找耿相忆。这个小姑娘练过家子,严一波不是她的对手,之前还败在她的手里。

  于是严一波心生一计,抠下水道堵塞物往身上蹭。这样一来,像耿相忆这样爱干净的姑娘,肯定会因为嫌弃这股臭味,而不敢轻易靠近。这样,自己逃脱的胜算就大了!

  严一波无所顾忌地坐到大理石桌前,然后拍了拍旁边的石凳,对白柏说:“来,坐到这来,我把钱包给你!”

  “我还是坐那吧!”

  说着,白柏直接绕过严一波旁边的位置,坐到离他最远的对面去。

  白柏越想躲开,严一波心里就越高兴,看来这个计策还是挺管用的!

  “用不着这样吧!没有很臭啊!”

  白柏不想再跟严一波多费口舌,只想快点逃离这个臭气轰天的亭子。

  白柏伸出手,说:“别墨迹了!赶紧把钱包还给我!”

  严一波打算再作弄一下他们,故意说:“我刚才掉下水道,把手弄脏了,掏钱包不方便。要不你自己来掏吧?”

  白柏立刻放下手,白了他一眼,吼道:“你开玩笑吧!”

  严一波转向耿相忆,说:“姑娘,要不你帮我把掏出来?”

  耿相忆站起身,走到过来,然后抬起修长的腿,“啪”的一声,干脆利落地砸在严一波面前的石桌上。

  “我用这个给你掏,怎么样?”

  严一波咽了一口唾沫,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耿相忆放下脚,继续坐回到长木椅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