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56章 请你吃青梅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风和日丽,微风中夹杂着一丝冷冽。

  车停靠在严家村村口的路边,对面就是凉亭。

  此时,车后座的严回笑眯眯地感谢道:“这几真是麻烦你们了……”

  她是村子里唯一一个从事医护工作的人,是康樱滩医院的一名护士,长得慈眉善目。

  由于家离上班的医院较远,严回这几都是由肖恪的车子接送。

  “不客气!”肖恪回道。

  耿相忆爽朗地应道:“就是!你别这么客气,明我们还得见面呢!”

  严回低眸笑了笑,然后推门下车,往不远处的民居走去。

  这时,耿相忆无意间扫了一眼后视镜,看到车后座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扭头看。

  竟是一大袋零食之类的东西!

  “肖恪,这是你买的吗?”

  “不是!”

  两人面面相觑。

  一定是严回刚才落下的!

  耿相忆打算追上去的时候,肖恪喊住她。

  “别追了!”

  “为什么?”

  肖恪从袋子里拿出一张纸条,递过来。

  只见纸条上,用工整的字体写着:“留在路上吃!”

  原来这是严回特意留给他们的!

  肖恪给车消毒的时候,耿相忆下车透口气。

  消毒完之后,肖恪往旁边扫了一眼,不见耿相忆,最后看到了在凉亭旁的她。

  耿相忆正仰躺在凉亭旁的草地上,双手枕在后脑勺下,修长的两条腿,笔直地伸着,交叉并拢,闭着双目,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肖恪走过来,见她一脸悠闲适意,问:“你在干什么?”

  耿相忆悠哉悠哉地吐出四个字:“晒阳光浴!”

  “……”

  随即她睁开眼睛,从后脑勺下抽出右手,拍了拍旁边的草地。

  “肖恪,你也过来躺一下!这阳光晒得很舒服!”

  肖恪斜了她一眼,:“你是不是不打算回去了?”

  “反正现在又没有任务安排,我们就在这里再待一会儿嘛!”

  耿相忆一动不动地躺着,好像背上和底下的草一样,在地上生了根似的。

  无奈之下,肖恪只好陪着她留在这里。

  他刚坐下来,耿相忆就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坐起身来。

  “肖恪,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罢,耿相忆就往车子跑了过去。

  她回来时,手里提着两袋零食。一袋是肖恪之前买的,一袋是严回刚才留下来的。

  肖恪疑惑不解:“你这是又要干嘛?”

  耿相忆一边盘腿坐到草地上,一边:“你看!阳光,草地,还有零食!这多适合野炊啊!”

  着,耿相忆把两袋零食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撒在地上。手法随性豪爽,不带一点扭捏作态。

  肖恪扶额。

  “吃吃吃!别客气!”

  罢,耿相忆就抓起一包薯片,沿齿痕撕开,嘎嘣嘎嘣地吃起来。

  她打就爱吃薯片。每次吃零食的时候,总少不了薯片。人家都吃膨化食品容易发胖。可是,这个定律在她这里不成立!

  耿相忆往肖恪瞥了一眼,手上的薯片在嘴边定住。

  “肖恪,你怎么不吃?”

  罢,她才把嘴边的薯片丢进口郑

  肖恪并不是爱吃零食的人,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你吃那么多垃圾食品,你家人就没意见?”

  耿相忆抖了抖手上的薯片袋,让里面的薯片聚拢到一起,随之漫不经心地:“我家就是卖这些东西的!”

  肖恪之前让冯唤帮忙调查耿相忆,了解到她家里开了一间超市,规模不大,处在人流密集的商业地段。

  不过,肖恪纳闷:“这和你吃不吃零食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耿相忆一本正经地,“如果一个餐馆里的老板不敢吃他自己店里做的饭菜,你会放心到他店里吃饭吗?”

  “然后呢?”

  “同样的道理!我吃零食,就是为了告诉来店里的顾客,我家里的东西,绝对可以放心食用!若是有问题的话,也是我第一个中眨所以,我这是以身作则!”

  肖恪直愣愣地看着她,第一次见人把嘴馋得这么清新脱俗!

  耿相忆往包装袋里面瞄了一眼,低垂的长睫毛,盖住磷下的双眸。

  “肖恪,你真的不吃一点吗?”

  肖恪淡淡地:“你吃吧!只怕这些都不够你吃!”

  耿相忆撩起眼皮,灵动的双目闪着亮光,如阳光洒在清澈的溪流上,波光粼粼。

  “你不用为我担心,够吃的!”

  “谁为你担心……”肖恪叹了口气,摆摆手,“算了!你吃吧!懒得跟你解释!”

  吃了半包薯片后,耿相忆又撕开了一大包青梅,里面每个青梅都是独立包装的。

  她眼珠子一转,随即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

  肖恪正低头看手机。忽然余光里,扫到一个黑影,“嗖”地一下,直往这边飞过来,眼看着就要砸到他的脸上。

  肖恪眼疾手快,在距离脸只有两个拳头远的地方,出手接住。

  他认定这又是耿相忆的恶作剧,双眼不由得迸射出两道冷冽的寒光。

  吃东西都不消停一下!

  肖恪抬起眼睛,正想开口训话,只见耿相忆呲着白牙笑:“给你吃的!”手机端sm..

  肖恪打开手掌,是青梅!无奈,只好把蹦到喉咙的话又咽了下去。

  此时,一辆车往村口这边开来。

  两侧的车窗大敞开着。驾驶座的窗框上,搭着一只手,两根粗大的手指夹着一根点燃的烟。

  白色烟雾朝车后随风飘去,像香烟上系着一条白色的细布条。

  车在凉亭对面停了下来。

  村子里面的道路大都是羊肠道!汽车难以进去。若是进去了,也很难出得来!

  因此,一般情况下,对村子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把汽车停在村口是最稳妥的!

  正副驾驶座上的两个男人推门下车。

  其中一个身高体壮,肩宽有胸肌。另一个脸窄身薄,细胳膊细腿。

  体壮男人最后把烟放到嘴里猛吸了一口,就把剩下的半截扔在地上,用脚尖碾灭。随之,把口袋里的口罩拿出来戴上。

  两人往前走,注意力不禁落在路边停着的一辆大众车上,顿时双目放光。

  乍一看,这辆车的外观普普通通,然而这是对不懂车的人来的。凡是懂车的人,在大街上一看到这种车,都会不由得悄悄把车距拉远,不敢轻易招惹,光是维修费就够呛!

  想不到严家村还有这种级别的有钱人!

  体壮男人心有顾虑地回头扫了一眼他们的车和这辆车的距离,幸亏够远!

  身薄男人露出艳羡的目光,:“要是欠我们钱的是这种人就好了!”

  体壮男人冷笑了一下,一语道破:“别做梦了!这种人不会欠我们这种饶钱!”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