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121章 电开关跳闸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幕降临。

  口腔诊所明亮的灯光,从大堂爬到门外的五级阶梯里。

  志愿者们陆续下班回家,诊所里已然没有了白时的热闹。

  洗手间的水龙头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清洁员正在对洗手间进行消毒,这是每的作业。

  一时间,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从洗手间里飘出来。

  肖恪把车子停在口腔诊所的门前。此时,副驾座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往旁边扫了一眼,耿相忆正枕着座椅背睡着了。

  坐在车后座的白柏高高地举起手,伸了一个懒腰。

  今白柏的车在路上开着的时候,突然发生故障,幸亏附近就有一间4s汽车店,而且正在营业。白柏就把车子开到店里。

  据维修师傅,目前店里维修的车子数量比较多,因此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帮他修好。

  无奈之下,当肖恪路过的时候,白柏就先搭乘他的车回来。

  白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对前面的副驾驶座:“耿相忆,下车啦!”

  “她睡着了!”肖恪。

  “啊?睡着了?难怪会这么安静。”

  着,白柏双手搭在耿相忆的座椅边沿,身体向前凑上去,瞄了她一眼,果然睡着了,而且睡得香甜。

  恬静的模样,与她平时经常表现出的玩世不恭相比较,截然不同,几乎能让人有一种错觉。这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她平时在车里都是这样的吗?”

  “嗯!”

  白柏瞟了一眼肖恪,只见他的眼里透着一丝冷光。白柏不禁佩服耿相忆的勇气,当着肖恪的面,她都敢睡得这么沉,而且还是在肖恪的车里。

  白柏伸出手去,正打算叫醒耿相忆的时候,忽然被肖恪的手挡住了。

  “先别叫醒她!”

  白柏怔了一下,:“可是已经到地了!”

  肖恪不紧不慢地了一句:“你先下去吧!”

  白柏同情地看了一眼耿相忆,心里暗自思忖道:耿相忆啊耿相忆,谁让你明目张胆地在肖恪的车里睡觉的?这下又被肖恪抓到辫子了吧!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白柏下车的时候,故意使劲地关上车门,就是想将耿相忆被吵醒。

  然而,当他往车里看过去的时候,耿相忆仍旧没有醒。与此同时,肖恪正皱着眉,直勾勾地盯着他。

  白柏被肖恪盯得心里发怵,加快脚步走。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嘀咕,耿相忆,我已经尽力了!你要是被肖恪罚的话,可别怪我没叫醒你!

  肖恪把目光收回来,看向耿相忆,此时她已经处于半醒状态,把脸扭到另一边去,准备继续睡的时候,半撬开的眼睛忽然看到了诊所的门口,接着猛地睁开双眼。推荐阅读sm..s..

  “肖恪怎么又没等我!”

  耿相忆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忽然余光里闯进来一个人,她往驾驶座的位置看过去,只见肖恪正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看着她,一脸黑线。

  “肖恪,原来你没走啊!”耿相忆尴尬地笑了笑。

  “什么叫又没等你?难道我经常都不等你吗?”

  “是啊!”耿相忆觉得既然已经被肖恪听见了,索性毫无顾忌地,“每次我只要在车里睡着,你就直接走掉了!有时候,我都要找好久,才找到你!”

  “你可以待在车里,不用去找我!”

  “那怎么行?万一你遇到危险怎么办?”

  “我看你才是最大的危险吧!”

  “我是觉得,没有我在你身边跟你话,谈谈人生,你一个人多无聊啊。多个人多个伴嘛!”

  肖恪斜了耿相忆一眼道:“谁要你在我身边作伴?我一个人挺好的!”

  “好好好!是我要你在我身边,我要你作伴,这样行了吧?”

  肖恪愣了一下,沉默了半晌。

  “以后这种话,别乱!”

  “哦!”

  见耿相忆无动于衷,肖恪补充道,“我是让你别乱对别人!”

  耿相忆点头,又“哦”了一声。

  两人从车上下来,往口腔诊所走去。

  进到大堂的时候,肖恪问:“你头上的伤怎么样?”

  耿相忆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隐隐作疼,嘴里却道:“已经没什么事了。”

  刚才耿相忆因疼微微皱眉的样子,早就被肖恪捕捉下来。因此在他看来,耿相忆没事,其实就是有事。

  “你妈看到你头上的伤口,怎么?”肖恪问。

  耿相忆头上的伤那么明显,肖恪猜测她肯定是瞒不过耿母的。

  “昨晚被训了一顿!”耿相忆。

  她本以为可以瞒过耿母,可是自从手被刀划伤之后,耿母就变得异常警觉,一点伤都别想瞒过她。

  “手上的伤还没好,又把额头弄伤了,你妈能不心疼吗?”

  耿相忆惊讶道:“肖恪,你知道我妈就是这样教训我的?”

  “……”

  此时,忽然周围的灯一下熄灭,眼前一片漆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耿相忆被突如其来的断电,吓了一激灵,手指触碰到一条胳膊,然后猛地拽住。

  “肖恪,是你吗?”

  “你呢!”黑暗中,肖恪的声音仿佛能给人一种安全福

  如此一来,耿相忆紧紧地拉着肖恪的胳膊,丝毫不肯松开。她倒是不怕黑暗,只是怕那种完全看不到东西的感觉。尤其是这种时候,她平时看过的恐怖片桥段一一从浮现在脑海郑

  这样一来,耿相忆只有害怕的份儿!

  “我去看看怎么回事?”肖恪对着耿相忆的方向。

  “嗯!”耿相忆点头道。

  等了好几秒之后,肖恪都没有动弹,耿相忆不禁纳闷,问:“肖恪,你怎么还不走啊?”

  “你拽着我,怎么走?”

  耿相忆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一直紧拽着肖恪的胳膊,抱得那叫一个紧,像考拉抱树那样,就差没有往肖恪身上爬。

  耿相忆尴尬地笑了一下,然后才把自己的手松开。

  肖恪刚要走开,耿相忆就反悔似地又立刻抱住他的胳膊。

  “肖恪,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

  凭着手机的灯光,两人摸黑走到开关总闸前。

  白柏举着手机,从更衣室里跑出来,问:“怎么突然停电了?”

  肖恪打开开关盖,简单地检查了一番,:“跳闸了!”

  凭着手机的亮光,肖恪捣鼓了几下之后,周围的灯光立刻重新亮起!

  一瞬间,仿佛所有的恐惧都一扫而光!

  见到耿相忆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白柏忍不住在旁边偷乐,嘲弄道:“耿相忆,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想不到你竟然会怕黑啊?”

  “你不怕吗?”

  “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怕黑!”

  耿相忆瞪了一眼白柏,随之目光不由得落在他的肩膀上,露出一个惊诧的表情:“你身上那是什么,虫子吗?”

  听到“虫子”俩字,白柏立刻感觉头皮发麻,紧接着一阵惊慌失措,俨然没有了平时的镇定自若。

  白柏叫嚷着:“耿相忆,快快快,赶紧帮我拿开!我最怕虫子了!”

  耿相忆不理会他,潇洒一转身,往更衣室走去。

  白柏的恐惧丝毫未减,又连忙向肖恪求救:“肖恪,赶快帮我把虫子拿走!”

  肖恪望着耿相忆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对白柏:“她骗你的!”

  耿相忆走进更衣室后,外面立刻传来白柏的声音:“耿相忆,你竟然骗我!”

  耿相忆忍不住“扑哧”一乐。

  此时,女更衣室里,只有耿相忆和祁涵两个人。

  听到白柏的喊声,祁涵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众所周知,白柏特别害怕虫子。

  “耿相忆,你又作弄白柏了?”

  耿相忆耸了耸肩,:“谁让他刚才笑话我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