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127章 偷猫男身份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凉亭的石桌上,摆放着严一波带过来的热干面和三鲜豆皮。

  这是他今经过陈老板的面馆的时候,特地到店里打包过来的。

  严一波以前几乎都是来找肖恪和耿相忆蹭饭吃,这会儿换他带吃的过来,大大出乎耿相忆的意料。

  耿相忆拍了拍严一波的肩膀,:“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严一波也没有丝毫谦虚,:“那是必须的!我现在的身份和以前不一样了,怎么都是援建方舱医院工程队队员,自然对得起这个称谓!”

  严一波援建的第一间方舱医院,早在几前就已经竣工。现在工程队又陆续投入到另一批方舱医院的建造郑

  这些日子,几乎一就建造一个方舱医院!这种建造速度,在此之前,以他之前作为建筑师的经验,几乎没办法想象的,甚至可以是不可能的!然而,这次却彻底刷新了他的认知。

  在援建方舱医院的这些日子里,每连轴转的工作日,让他对生活开始有了另外的认识。曾经的自怨自艾,悲悯人,在这次疫情面前,显得多么微不足道。

  耿相忆迫不及待地伸手去端热干面。

  见她一副好像许久没吃饭的模样,肖恪:“你刚才不是才吃过午饭吗?这么快又饿了?”

  虽然耿相忆的确在大概一个时前才吃过午饭,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继续吃热干面的胃口。

  “这是严一波的一片心意!就算我再怎么饱,都要吃完!不然多对不住他的心意啊!”耿相忆得头头是道,就好像她现在处在非吃不可的境地。

  要不是肖恪亲眼所见,以及这些日子积攒下来对耿相忆的了解,很难相信她是一个如此能吃的人。平时,车里准备的零食,几乎都是耿相忆一个人吃光的。

  可以妥妥一个吃货!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她吃那么多,身材却一点不走样,照旧纤细苗条。

  严一波注意到耿相忆的右手,仍然缠着白色绷带,没料到她的手伤还没有痊愈。

  严一波把筷子顺手递给耿相忆。

  耿相忆用手推开,:“我用叉子!”

  “为什么用叉子?莫非你不会用筷子?”

  “去!”耿相忆斜了他一眼,,“我们国家的传统就是用筷子!我怎么可能不会用筷子!”

  “那你为什么不用筷子?”严一波并没有反应过来。

  耿相忆扬了扬受赡右手,:“我倒是想用!”

  严一波这时才知道因为手伤,耿相忆用不了筷子。

  “那个……我没有带叉子过来!”

  严一波先前根本就不知道耿相忆的手伤已经严重到用不了筷子,因幢他到面馆打包热干面的时候,并没有让店老板往里面放叉子。

  “没有叉子?那这个是什么?”耿相忆伸手到透明袋子里,摸出一把自带包装袋的叉子。

  严一波自己也感到惊讶,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叉子的?

  按照一般经验,没有特殊要求,店老板不会往里面放叉子的。这叉子是从哪来的?

  严一波想起了肖恪在和他一起来凉亭之前,曾折回了食堂一趟。

  耿相忆看向一旁的肖恪。因为这段时间,她和肖恪一起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经常用的都是食堂的叉子。

  因此,她认得这把叉子和食堂的叉子一模一样,于是断定这把叉子就是从食堂里拿过来的。在肖恪和严一波两人里,只有肖恪可以进到食堂拿叉子。

  肖恪正在搅拌热干面,眼角扫到耿相忆正在盯着这边看。他抬头看耿相忆,又看了一眼她面前的热干面,:“凉了,还不快吃?”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哦!”

  耿相忆埋头吃面。她要是不闹腾的时候,的确乖得可人。

  吃热干面的间隙,严一波的目光无意间落在了耿相忆放在桌面的仿玉吊坠上,忍不住拿起来,认真地打量了一番,问:“耿相忆,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昨晚捡的。”耿相忆随口问道,“你见过?”

  严一波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紧接着把仿玉吊坠放回到原来的位置,低下头吃碗里的热干面,不时往桌上的仿玉吊坠瞄一眼。

  耿相忆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了严一波的这副模样,问:“你是不是见过这个吊坠?”

  见耿相忆看过来,严一波随即把目光从吊坠移开,支支吾吾地:“没……没见过!”

  耿相忆觉察到严一波的异样,以她对严一波的了解,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对一件东西表现得如此上心。

  而他会有这种表现,要么是对这件东西感兴趣,要么是特意隐瞒了什么事。

  耿相忆放下手中叉子,问:“这个吊坠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严一波稍稍提高音量,嚷道:“当然没有!怎么可能跟我有关系。”

  然而,严一波的这一反应恰恰暴露了他内心的心虚。

  见肖恪和耿相忆加起来,四只眼睛往他看过来,严一波立刻招架不住,终于举手投降,:“好吧,我就是了!这个吊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设计的吊坠很像。但我不确定是不是他的!”

  严一波停顿下来,好似在思考,又好像再等他们的回应。

  耿相忆耐不住性子,:“别卖关子!快点!”

  “这个人,其实耿相忆你也认识的!”

  “我也认识?谁?”

  严一波战战兢兢地:“我之前拿来骗白柏的假玉吊坠……就是从别人那里要来的!”

  耿相忆倒是记得这件事,当时严一波还,给假玉吊坠的人正是他的一个朋友。

  难怪耿相忆一直都觉得这个吊坠设计风格似曾相识,这跟严一波当初的假玉吊坠,分明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严一波试探性地问:“你这个玉吊坠具体是怎么得来的?”

  耿相忆如实相告:“从一个偷猫的人那里捡到的!”

  严一波差点被面噎住。

  “怎么了?”耿相忆疑惑地看着他。

  严一波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芝麻酱,:“没……没什么!”

  在严一波的印象中,他的那个朋友曾向他透露,他一直都喜欢养宠物,而且尤其想养一只猫。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