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160章 看不出能耐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肖恪站在窗户边,往外看,窗户对准酒店门前一条宽敞的大马路。

  长长的马路空旷寂寥,无车,无行人。

  赵洛被两个警察架着两条胳膊,从酒店里走出来。

  刚才在大堂的时候,赵洛不满摄影师用镜头对准他,火冒三丈,立刻上前用手挡住镜头,双方差点起冲突。

  现在被两个警察摁住双臂的赵洛,情绪稍稍平复下来,已然没有了先前的嚣张跋扈,表现出更多的是一种后怕和不服气。

  见记者和摄影师又涌了出来,赵洛对着他们一阵怒吼:“别拍了!我让你别拍了,听见没?”

  赵洛被架到警车的车后座里,一个警察跟着坐进去。

  另一个警察跟随后从酒店走出来的梁年了几句之后,便坐到车里,把警车往路上开了出去。

  梁年见记者追过来,着急忙慌地坐到旁边停着的一辆黑色奥迪车上,快速把车开了出去。

  肖恪的耳畔仍在回荡着一阵“轰轰轰”的吹风机声。

  肖恪转过身,看向耿相忆。此时她仍在用吹风机吹着肖恪的防护服,手指划过的地方,只要触碰到一丝湿润,她就立刻用吹风机对准那个地方吹,时不时轻轻地左右晃动着手里的吹风机。

  耿相忆低垂着睫毛,目光全在手里的防护服上。白皙的脸庞,除了一股子认真,再看不到其他表情。

  在此之前,肖恪从没在耿相忆身上看到过这个样子,看到的更多是玩世不恭和吊儿郎当。因此,当他看到此时的耿相忆时,不禁感到好奇,又感到一丝惊喜,还有一丝……陶醉。

  姚志走到办公室门口,顿时刹住了脚步。隔着门板,姚志明显听到办公室里传出一阵“轰轰轰”的机器声,从声音上判断,像吹风机的声音。

  姚志心里不禁感到疑惑不解,办公室里怎么会有这种声音?

  想了片刻,姚志都没想明白,伸出手叩响门板。没多久门就来开了,是肖恪开的门。

  姚志打了一声招呼,走进来办公室来。这时,他才看到办公桌前站着一个女孩,背对着门口,手里拿着吹风机,桌上展开着一件防护服。看样子,应该是防护服弄湿了,她正在想办法吹干。

  她应该就是沈韵的那个志愿者。

  起初,听沈韵描述事情经过的时候,姚志以为出手撂倒赵洛的应该是一个身材壮实,或者给人一种彪悍感的女孩。

  可眼前这女孩身材纤细,光是从背后看,就觉得这妥妥一副娴静,斯斯文文的模样。

  因此,姚志在她身上没看出来,她有什么能耐可以瞬间制服白胖且身高比她高出一个头的赵洛。

  兴许知道有人进来,她停下手里的吹风机,转过身来,明眸皓齿,长得很是灵动的一个女孩。她向姚志点头微笑,笑如一缕春风,很让人舒服。

  姚志把头转向肖恪,:“警察已经把那两个闹事男人带走了。”

  “嗯,我知道了!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吗?”

  “听俩人家里都是做生意的,具体是什么背景还不太清楚。”

  这是姚志听摄影师的,他好像曾经在一场采访活动中,见过赵洛,因此也就认得他。据摄影师,赵洛的父母都是一个生意人,具从事哪方面的生意,他不得而知。

  姚志琢磨了一番,问:“要不要我派人去调查一下?”

  肖恪点头默许。如今还不能确定他们到酒店来闹事,到底是一时冲动,还是事先早就预谋。

  一旁的耿相忆陷入一阵沉思,她刚才靠近赵洛的时候,闻到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酒味。赵洛会不会是应该醉酒,才闹了这么一出的?

  姚志:“派出所那边要调取监控录像。”

  肖恪回答:“配合他们调取!”

  “好的!”姚志想了想,又,“另外,他们我们这边也要派冉派出所去,这个怎么安排?”

  肖恪看了一眼耿相忆的,他们这些缺中,只有耿相忆和沈韵目睹事情的经过,而耿相忆不是酒店内部人员。

  肖恪把目光收回来,看向姚志,:“你带沈韵一起去吧!”

  姚志略显难为情,:“可如果我和沈韵都去的话,酒店这边就只剩下曹南一个人在这里。我怕人手不够,他忙不过来……”

  “下午志愿队那边没什么事情,我会留在这里!”

  “还有我!”站在一旁的耿相忆立刻毛遂自荐道,“我是女的,正好可以暂时顶替沈韵的位置!”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罢,耿相忆朝肖恪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肖恪给了耿相忆一个无奈的眼神,你可真会逮机会啊!这下要想她回去,更是不可能了!

  梁年的车子开酒店后,在路上一阵急驰。直到透过后视镜,发现记者没有追上来,他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将车速稍稍降下来。

  梁年一点都没有意料到今会发生这种事。

  今早上,刚蒙蒙亮的时候,梁年就接到赵洛打来的电话。

  “一会儿陪我去一趟酒店!”这是赵洛开口的第一句话。

  梁年没有太在意,睡眼朦胧道:“去酒店干什么?”

  “我想到外面的酒店住一段时间!”

  原本还有些睡意的梁年对赵洛的这句话感到好奇,猛地睁开眼睛问:“你在家住得好好的,干嘛要到酒店去住!”

  “要是住得好,我又何必去酒店住!我在这个家已经受够了!”

  赵洛向梁年倾倒心中的苦水。经他这么一,梁年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他在家里受不了父母的唠叨,他才想着到外面去住一段时间。

  以前,梁年对赵洛的父母对赵洛要求严苛有所耳闻,不过赵洛还不至于到离家出走的地步。

  “可现在疫情期间,哪还有酒店营业?”

  对于这个问题,赵洛却一点都不担心,:“这个还不简单!一会儿见面再!”

  罢,赵洛就挂断羚话。

  没多久,赵洛就开车来到梁年所住的区。

  梁年刚靠近赵洛,就闻到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刺鼻酒味儿。

  外面的喝酒场所几乎都因为疫情,已经暂停营业了。而赵洛应该是在家里喝了酒,才出来的。

  虽然知道赵洛平时就有喝酒的嗜好的,但是大清早就喝酒,这在赵洛这里算罕见的!

  “你喝酒了,怎么还开车?”

  “就一点儿,不碍事!”

  罢,赵洛醉醺醺地打开副驾驶座一侧的车门,让梁年坐进去。

  为了以防遇到交警查车,梁年没敢让赵洛开车,而是把他赶到副驾驶座的位置,自己来开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