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166章 不戳窗户纸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401房里,顾竹背靠着房门,站了许久。渐渐地,他感到有些疲惫,加上身体还发着低烧,全身无力。最后因体力不支,手撑着门板,缓缓地坐在地板上,后背倚靠着房门。

  “英子……”好半,顾竹的嘴里才挤出两个字。

  站在门外的英子,听见顾竹喊她的名字,便应了一句。

  然而,话到嘴边,顾竹又咽了回去,摇了摇头,如无其事地:“没什么!”

  事实上,顾竹是来考虑要不要趁这个时候,把他心里对英子深藏多年的感情,告诉她。

  顾竹认识英子的这些年里从没向表达过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情。一开始,是因为顾忌英子已经有男朋友。然而,尽管后来,英子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了,顾竹也依然选择告诉她。

  除了因为没有勇气,还因为比起向英子表白,顾竹更害怕的是当他把这层窗户纸戳破之后,他们从此形同陌路。

  至于现在该不该把这事告诉英子,或许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与其让英子跟着伤心难过,他希望自己只是她的一个普通朋友,只有这样,即使他不幸真的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英子的伤心也会少一点。

  “英子,你先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尽管顾竹是那么想见一眼英子,但是他不能这样做,绝对不能!

  英子把手里拎着的白色袋子放在门前的地板上。这些都是平时顾竹爱吃的东西。虽然英子知道,对于现在生病的顾竹来,兴许没有什么胃口吃这些东西,但是她实在想做点好吃的给他带过来。这样兴许会让他的心情好一点。

  英子嘱咐道:“我把吃的放在外面的地上了,你一会儿记得拿!”

  顾竹“嗯”了一声,随之听到外面英子离开的声音。

  英子往前沿着长廊,往前走了几步,渐渐地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重。

  英子用手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地往挪着。此时她的心好似被千斤巨石重重地压着,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最后脚一软,跌坐在地板上。

  此时,耿相忆正从电梯里出来,恰巧看长廊里的这一幕,连忙跑到英子的面前,蹲下来。

  “英子……”

  英子抬起眼睛,眼眶透着几分红色。见到肖恪和耿相忆,英子勉强挤出一抹笑容,:“你们来啦,我没事!”

  耿相忆将英子从地板上搀扶起来,不禁感觉她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耿相忆刚才在楼下里,本来是想着等英子下来的。但是后来因为担心英子承受不住顾竹患病的事实,才慌忙拉着肖恪往楼上跑。没想到来到这里,果然就看到柳坐在地的上,满脸难过英子。

  耿相忆不语,没有戳破英子,继续搀扶着她往前走。

  肖恪走在她们身后,突然脚步顿了顿了,隐约听到一阵哭泣声,是从401房传来的!

  耿相忆把英子安顿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着,然后走到柜台前,来找肖恪。

  “英子她现在情绪低落。现在让她一个人回去的话,有点不安全。我们得找一个人送她回去。”

  一旁的曹南此时也站在柜台前,听到耿相忆的话,往英子看过去。只见她低垂着眸子,发愣地看着地板的某一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伤福

  刚才英子从外面进来的时候,顾竹并不知道她是顾竹的朋友,而以为她是来订房的。

  一想到赵洛大闹酒店的事情,曹南心里就涌出一团火,于是直截帘地对英子:“酒店目前不接受订房服务!”

  “我不是来订房的,而是来找饶!”

  经英子的一番解释后,曹南才知道,她是来找顾竹的。

  然而,因为目前顾竹是疑似病例,因此,曹南并没有同意英子到楼上探视。

  直到后来英子不断请求随后赶来的肖恪,才终于同意她去探视顾竹,对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只能隔着门板,不得与顾竹接触。首发..m..

  曹南:“我们三个人中,就只有你是女孩子。两个女孩子话比较方便。所以,你送她回去最合适!”

  耿相忆也正有此意,于是望向肖恪,好像在征求他的意见。

  肖恪见耿相忆眼巴巴的看过来,并没有立刻回答她。要是耿相忆只是送英子回去,他当然没意见。可难以担保,耿相忆不会在途中随便乱跑。

  肖恪把车钥匙拿出来,放到桌面上:“送她回去之后,你立刻回来!”

  耿相忆呲出白牙,笑道:“遵命!我还你不放心啊?”

  正因为是你,我才不放心!肖恪在心里冷冷地应道。

  耿相忆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回到休息区找英子。

  两人走出大堂门口。耿相忆先是到停车场,把车开过来,待英子坐稳之后,才把车开出去。

  一路上,英子都默不作声,把头侧倚在座椅靠背上,望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像是在想着什么事。

  “你,”英子把头扭过来,看向耿相忆,“顾竹他真的得了……”英子没再往下,眉宇间已经黯然神伤。

  耿相忆知道英子要什么,安慰道:“现在顾竹的核酸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可能他根本没事,只是普通感冒而已!”

  英子的眉头并没有因此舒展,嘴里嘀咕道:“要是这样就好了。可我认识顾竹的这么多年,从没见他得过这样严重的感冒。”

  着,她的眼眶有些发红,生怕耿相忆看到,于是连忙把脸转向窗外。

  此时,车子正从一个湖边经过。应英子的要求,耿相忆把车停下来。

  英子推门下车,耿相忆也跟着英子下车。

  “我想自己待一会儿。你就别跟过来了。外面冷,你就在车里等我吧!”

  “可是……”

  “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英子关上车门,一阵风从湖面吹过来,撩起她搭在肩膀上的头发。迎着风,英子一路沿着湖边往前方走去。

  耿相忆的手指搭在车门框上,一时忘了关门,望着英子走出去的背影,直到最后看到她坐在远处的一张长椅上。

  湖面的风呼呼地吹过,从衣领的地方,钻进身体里,透着丝丝冰凉。

  耿相忆缩了缩脖子,索性回到车里,降下车窗,继续留意着坐在椅子上的英子。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