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185章 晃荡的秋千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肖恪一连给耿相忆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的。她到底在干什么?

  虽然以往耿相忆以前就习惯乱跑,但是像今这样完全找不见人影的情况,印象中还是头一回。

  肖恪站在喷泉处,手里拿着手机。很快电话就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肖钜的声音。

  “肖恪,怎么了?”

  “哥,你现在在诊所吗?”

  “在啊!”

  “耿相忆回诊所了么?”

  “没有啊!她今不是跟你一起去酒店了吗?”

  肖恪愣了愣,耿相忆没有回诊所,那她去哪了?

  肖钜没听见肖恪回答,感觉有些不对劲,便又问了一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肖恪回过神,语气仍旧平静:“没什么!我再找找!”

  罢,肖恪把电话挂断了。

  喷泉里,水从四周喷射到中间的巨大圆形石上。石面光滑无比,水哗啦啦地落下来,形成一道环形水帘。

  肖恪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之后才把手机滑进衣兜里。转过身,眼睛的余光无意间扫到健身区,那里的一个秋千正来回晃荡着。

  肖恪往前走了两步,这才看到秋千上坐着一个白色身影。他心里一亮,立刻走了过去。然而,当他逐渐走近的时候,才注意到那人并不是耿相忆,虽然都穿了一样的白色防护服,但是身形却有差别,耿相忆看上去更加高挑和纤瘦。

  不过,令肖恪更加印象深刻的是,耿相忆那头墨黑色的秀丽长发。耿相忆现在的刘海就是她醉酒的时候,肖恪给她剪的。肖恪有一种过目不忘的本事,那晚他的眼睛和手指都记住了那一头秀发。

  肖恪转身正打算往回走,此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肖队?”

  肖恪转过身,看向那人,是沈韵。她已经从秋千上站起身来,两只手仍握住秋千两侧的绳索上。身后的秋千在轻轻摇晃着,最后才缓缓地停住。

  没等肖恪话,沈韵就先开口问:“你也是来健身的吗?”

  “不是!”

  “那肖队怎么会到这里来?”沈韵微微低了一下头,又偷偷咽了一下唾沫,“刚才你明明走过来了,怎么又突然转身走了?”

  “我刚才把你错看成别人了。”

  沈韵抬起头,看向肖恪,但仅对视了两秒,心里就紧张得怦怦直跳,于是她立刻把目光挪开了。

  “是耿相忆吗?”推荐阅读sm..s..

  “嗯!”

  沈韵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我和她的身高体型都挺相近的,而且又都穿了防护服,的确很容易让人认错!今早上,曹南看见我的背影,就差点喊我耿相忆呢。”

  平时要是别人把自己认成其他人,她心里一定不痛快。不过,但是当把她认成耿相忆时,心里倒是没有排斥。

  沈韵瞄了一眼肖恪,见他没有话,不禁略感尴尬,想了想,又:“早上我看见耿相忆坐在这里,好像挺好玩的样子。我来酒店这么久,还没在这里待过……”

  肖恪听到沈韵开头一句话,忍不住问:“后来你有看到她吗?”

  “啊?”沈韵一时没反应过来,片刻之后才明白肖恪的意思,忙,“你的是耿相忆啊……后来没看到。我是在客房例行巡逻的时候,在楼上看到的,当时没怎么在意,就又继续巡客房了。”

  肖恪点零头,沈韵见到耿相忆的时候,应该和他看到的时间差不多。

  此时,沈韵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肖队还没联系上耿相忆吗?”

  “没有!”

  “我刚才把酒店周围都找了一遍,都没有找见耿相忆。”

  “嗯,谢谢!”

  沈韵低头笑了笑,脸上泛起一圈红润。

  两人一起往回走,肖恪走在前面,沈韵则走在后面。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前面的肖恪,仿佛他的身上有一种让人挪不开眼的魅力。挺拔的身躯,透着一种韧劲。

  一阵冷风迎面吹来,沈韵连忙低头,风从缝隙钻进衣裳里,吹得她差点倒着走。再抬头看肖恪,只见他行成一棵松,又如一根竹。微风只拂动他的衣角,丝毫撼动不了他那稳健的步伐,依旧不急不慢地走着。

  突然,肖恪停住了脚步。

  沈韵也停了下来,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辆黑色汽车外面开进来。她认得这是姚志的车。

  姚志兴许也看到了肖恪,在经过他时,把车停下,随之降下车窗,堆笑着向肖恪打了一声招呼。

  肖恪点头回应。他知道姚志是到仓库去运防护服等物件回来,今早已经向他报告了。

  姚志把车停在大堂门口。他叫了曹南一起来把车上的防护服等物件搬下来。

  沈韵瞥了一眼肖恪,走过去问姚志:“姚经理,你看见耿相忆了吗?”

  姚志正弯腰把车里的箱子搬到地上,听到沈韵这话,手不易察觉地顿了顿,随即站直身子,淡定地回答道:“早上她来的时候,我看到了。怎么啦?”

  “肖队在找她。可是,不知道她上哪去了,而且连手机也打不通!”

  姚志听到他们给耿相忆打羚话,心吓得差点都要跳出来。随即又听到并没有打通,才暗自长吁了一口气。

  不过,他并不知道为什么打不通耿相忆的手机。

  姚志看向站在台阶上的肖恪,此时他也正往这边看过来。肖恪的眼睛有一种仿佛能直视人心的能力,这让姚志心里有丝丝心慌,幸好多年的社会阅历,让他练就了不轻易表露的能力。

  “是吗。她会不会是回家了?早上我就听她,酒店这里没什么事情要忙,在这待着有些无聊。”

  关于后半句话,姚志并没有谎,耿相忆的确表露过无聊的想法。因此他出来的时候,没有丝毫心虚。

  沈韵对此略显不满,嘴里嘀咕:“她要回家的话,应该跟肖队一声的。让肖队一顿好找……”

  姚志帮着解释:“可能耿相忆是觉得,既然跟我过了,想我可能会告诉肖队,才没有的。是我应该早点告诉肖队才是。”

  着,姚志露出一丝歉意。

  沈韵嘟着嘴,嘟囔:“这怎么能怪你……”

  许久,肖恪只淡淡地了一句:“都各自去忙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