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191章 咱俩啥交情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耿相忆回到家,走到客厅,把背包丢在椅子上,然后脸朝下,重重地躺倒在沙发上。

  刚才她从肖恪车里溜走后,真怕肖恪会开车追上来,因此拼命加速滑板,一刻也没敢停歇。直到确定肖恪没有追上来,她才稍稍减缓了速度。

  耿相忆趴了一会儿,才发现屋里静悄悄的。她这才反应过来,她进门时,喊了一句“妈,我回来了”,都没有听见耿母回应。

  耿相忆心生疑惑,坐起身来,在屋里找了一通,才发现耿母竟然没有在家。

  耿相忆站在耿母的卧室门口,倚靠着门框,给耿母打电话。响了两声铃声,电话就接通了。

  耿母那头传来水龙头哗啦啦的流水声。

  “喂,阿忆,什么事啊?”

  “妈,你上哪去了?”

  “我在你李姨家呢!”

  耿相忆不由得想起之前耿母那次去李姨家帮忙照顾她的婆婆和儿子的事。

  水龙头的水声停止了,应该是耿母把水龙头关了。

  “她婆婆身体还是有点不舒服。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没在家?你回家了?”

  “嗯,我今休息!”

  “那你早上怎么还出去?”

  “我忘了,到诊所后才想起今休息的。”首发..m..

  “你这孩子……记性怎么这么随我!”

  “……”

  耿母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我不知道你今休息,家里没有煮饭!你中午怎么办?”

  “我随便煮个方便面吃就行!”

  这若是平常,耿母一定会反对,她向来都不愿耿相忆吃方便面。

  两人又闲了几句之后,耿母就因为要给李姨的婆婆和儿子做饭,把电话挂断了。

  耿相忆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上午十点零五分。自从进了志愿队后,她还是第一次这个时间点,待在家里。

  耿相忆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着,打开电视机。因为耿母这段时间一直在关注疫情的情况,因此耿相忆刚打开电视,不用转台,就看到正在播报有关疫情的新闻。

  确诊病例仍在增加,医疗资源紧缺,居家隔离的日子遥遥无期。唯一的好消息的是,治愈的人数也有所增加。

  看了一会儿后,耿相忆就把电视关了,躺在沙发上。

  突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了几下。

  耿相忆把手机拿过来,打开看,是宋禹发来的信息。

  “肩膀好点没?”

  耿相忆稍稍活动了一下肩膀,仍有些疼。昨那几个黑衣身强力壮,隔着几层衣服,都能感觉到他们身上肌肉满满。耿相忆挨了那一棍,就疼得要命!

  “嗯!快好了!”

  “才一个晚上就快好了?”

  “怎么感觉你不太高兴啊?”

  “没没没!本来还打算去探望探望你的。”

  “别!伤不至于……”

  耿相忆在回复信息的时候,渐渐地睡着了。宋禹又发了信息来,她都没有看到。

  后来,耿相忆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以为是耿母没有带钥匙。

  她从沙发上爬起来,顶着惺忪的眼睛去开门。

  站在门口的是宋禹:“我就猜到你睡着了!”

  “你怎么来了?”耿相忆让宋禹进来,随后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我在家的?”

  宋禹一边走进来,一边:“我去志愿队找过你,他们你回家了。”

  “那你知道我被开除的事了?”

  “嗯!知道啦!”

  宋禹把打包好的饭菜放到茶几上。他事先从耿母那里知道,今只有耿相忆一个人在家,而且家里没煮饭。

  耿相忆睡了一觉起来,已经感觉到肚子饿了。

  两人坐在茶几前吃饭。

  “发生这么大一件事,你怎么都没有跟我?”宋禹忽然开口问道。

  耿相忆停了停筷子,:“跟你管什么用,又不能改变什么。没事啦,反正我也不在乎!”

  “行了吧!你怎么可能不在乎。我没来的时候,指不定偷偷躲起来哭了吧?”

  耿相忆往宋禹的胳膊砸了一拳,:“你才哭,我哪有那么脆弱!”

  两人闹了一会儿。其实,宋禹得没错,耿相忆只是表面装作不在乎而已。

  宋禹归正状。

  “这件事跟肖恪有关吧?”

  耿相忆惊讶,该不会宋禹从志愿队那里听了什么吧?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他昨就把你训了一顿。”

  昨肖恪在酒店办公室的训斥耿相忆的时候,宋禹可是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因此今耿相忆被开除出志愿队,宋禹第一个就想到了肖恪。

  见耿相忆没有话,宋禹知道自己猜对了,心里愤愤道:“果然是他……”

  “其实也不能怪他!”耿相忆停下筷子,“那个神秘人发来的邮件当中,就明确要把我从志愿队开除。就算肖恪没有提议,权衡利弊之后,还是要把我开除的!”

  宋禹不满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帮他话?”

  “我没有!这是事实!”

  罢,耿相忆继续吃饭。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口吃东西,心情就会有所改善,这是她二十年来总结出来的经验。

  “那个叫赵洛的,手段那么阴险,简直人一个。早知道昨把他打到连他亲妈都不认识。”

  宋禹想了想,后来像做了一个决定,:“耿相忆,你放心,我早晚帮你把他找出来!”

  “得了吧!你别给我惹事!”

  “难道你打算就这样算了?反正我咽不下这口气。”

  “是我被志愿队开除,又不是你,有什么咽不下的!”

  “耿相忆,你这话得,我就不爱听了。”宋禹放下筷子,指了指耿相忆,又指了指他自己,一本正经道,“咱俩什么交情,从……”

  没等宋禹完,耿相忆就脱口而出:“从共用一个玩具的交情!”

  这句话,耿相忆已经在宋禹口中听过无数遍,早就能背下来了。

  “对对对!”宋禹继续,“他敢碰你,就是跟我宋禹过意不去。”

  耿相忆叹了一口气,没搭茬儿。埋头吃饭。比起那些事,现在似乎吃饭对她来,才是最重要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