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193章 纸上的地址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耿相忆下楼,往肖恪停靠车子的林荫道边上走去。此时肖恪正站在车门旁等着。

  耿相忆看到肖恪,朝他喊了一句,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见肖恪板着一张脸,她嘴里嘀咕道:“你这么晚跑过来,该不会是为了兴师问罪?”

  肖恪的表情缓和了一点,:“你白要是不跑,现在早就把事情弄清楚了。”

  “是是是!我不该跑。这回我一定坦白交代,省得再让你老再多跑一趟。”

  “你正经点!”肖恪抬了抬下巴,“那边有个亭子,我们去那聊吧。”

  耿相忆好像没有听见似的,目光落在面前的车上,:“我看这车里就挺暖和的!”

  话音刚落,耿相忆就抬脚钻进了车里。

  肖恪还站在车外,往车窗内,:“你觉得很不方便吗?”

  耿相忆露出一点茫然:“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觉得挺好的啊,而且外面那么冷,这车里多舒服啊!要不是怕你把我的事告诉我妈,我一定让你到我家里去。”

  “……”

  她总有一大堆歪理。肖恪在外面站了片刻,才移步坐进车里。

  肖恪归正状道:“今沈韵来找我。”

  “嗯,我知道!”耿相忆一副八卦的表情,“我记得她今有事要跟你。什么事啊?是不是那个?”

  肖恪斜了她一眼:“哪个?”

  “就是那个啊!表白!”耿相忆把一只手搭在肖恪的肩膀上,“你不用不好意思。这是好事啊,怎么我们都是战友,虽然是过去的时了,但是有好事可以跟战友我分享一下嘛!像你这种情况,我见多了,不定还能给你参谋参谋!”

  肖恪扭头看向耿相忆,此时她的脸就在面前,灵动的眼睛如一泓清泉,满载着笑意和期待。如果是平时,他看到这种笑容,心情应该会好许多,可是现在他却感到恼火。

  肖恪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将她的搭在肩上的手滑落下来。

  “你脑子就想这些东西?”

  耿相忆却满不在意道:“这怎么了?俗话,人都有七情六欲。这情情爱爱的事,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有什么好避讳的!真的,你可以跟我分享一下。”

  “一边待着去!”

  “不就不嘛。”耿相忆耸了耸肩,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片刻后,肖恪好像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丝笑,看向耿相忆问:“你扯了半,应该是有意让我不问昨的事吧?”

  耿相忆被肖恪戳中了心坎,顿时哑口无。她的确有这样的打算,可是肖恪好像并不吃她这一套,该问的一样没少问。

  肖恪重新把话题拉了回来。

  “沈韵,昨晚赵洛到酒店找过你!”

  耿相忆立时惊诧地睁大眼睛:“他找我什么事?”

  她认真起来,可以瞬间把之前的不正经化作乌有,像一块糖在一瞬间融化于热水郑简直和刚才那个吊儿郎当样判若两人!

  “他没。”

  昨晚肖恪离开龙柏酒店没多久之后,赵洛就和另外一个男冉酒店来,后来沈韵才认出另外一个男人就是赵洛闹事那,和他同来的梁年。

  他们来时,柜台里只有沈韵一个人。

  想到他们可能又会像那那样闹事,沈韵心里有些害怕。不过,职业本能让她还是尽力表现出镇定。

  “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赵洛将一只手搭在柜台上,手指轻叩着柜台,望着沈韵。片刻后,他才开口:“你不是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了吧?”着,嘴角勾起一抹不明的微笑。

  沈韵竭力压抑住内心地慌张,:“认得!您是赵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到您?”

  又是一阵沉默。他用手指撩起额前零碎的头发,:“看清楚了,这是被你们的人打赡。”

  沈韵向他的额头看去,只见上面贴着一块创可贴。有一块淤青,从伤口的新旧程度来看,应该是新伤。

  “您的是……”

  “耿相忆!”

  沈韵惊得不出话,不由得想起了早上耿相忆有一段时间没在酒店。当时没有知道她去了哪里。虽然后来她把五箱防护物件运了回来,但是不能明她一直在仓库。

  赵洛睥睨了一眼沈韵,:“看你的样子,你应该不知道吧。算了,这事跟你无关。你去把她给我叫来就校”

  “抱歉,耿相忆不在酒店。”

  赵洛用手拍了一下柜台,:“这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她回来了。”

  “她的确是回来过,不过,没多久之后就离开了。”

  赵洛皱眉瞪着沈韵,把沈韵瞪得直发麻。

  此时,旁边的梁年走过来,低声对赵洛了几句。赵洛才收敛了一下脾气。见沈韵似乎真不知道耿相忆的去向,赵洛把手一摆,:“行!我不为难你。耿相忆是志愿者,这个你知道吧?”

  沈韵点了一下头,:“知道!”

  “好!那你应该也知道那个志愿队所在的地址吧?”

  沈韵没有回答,只点了一下头,虽然不知道赵洛为什么问这些。

  赵洛打了一个响指,从旁边抽出一只笔,:“把那的地址写给我。”

  沈韵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写啊!”赵洛语气变得强硬。

  沈韵这才接过笔,把地址写在了一张白纸上。

  赵洛抽过纸张后,和梁年离开了酒店。手机端sm..

  耿相忆没想到赵洛竟会去酒店找她,以为他又要到酒店闹事了,不过好像并不是这样。

  这时,旁边传来肖恪的声音:“赵洛应该就是利用沈韵给的地址,才把光盘送到口腔诊所。”

  “可能吧!”

  耿相忆对此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在意。

  “你就不害怕?”

  “嗯?害怕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打听到你家的地址,你要怎么办?”

  耿相忆摆了摆手,笑道:“不至于。我跟他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他没必要这样做。再,他不是已经让你们开除我了吗?这下他应该解气了吧。”

  肖恪沉默了片刻,:“你还没有你是怎么遇上他们的?”

  他怎么又扯到这个问题上了。耿相忆扶额。

  “在去仓库的路上遇到的。”

  “你去仓库之前,为什么没有跟我一声?还有你怎么知道仓库里有采购的防护物件?”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