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194章 赢了让你走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车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是,谁都没有话。

  肖恪在等着耿相忆开口。耿相忆脑子飞快地思索着逃避回答的策略。

  有了!耿相忆在心里打了一个响指,:“那个……我妈让我早点回去。我先走了!”

  罢,耿相忆迅速推门下车。可就在她的手指刚触到车门的时候,只听见车门“嗒”的一声,被锁上了!

  耿相忆惊诧,扭头看,肖恪的手指正放在锁门键上。是他把,门锁上了!

  耿相忆笑嘻嘻,故作糊涂道:“肖恪,你是不是按错键了?”

  肖恪瞥了她一眼,:“清楚再走!”

  耿相忆有些不耐烦:“不是已经清楚了吗,你要是不开门,我可就要动手啦!”

  肖恪哼笑了一声,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首发..m..

  “诶,肖恪,我的可是真的哦。我真要动手啦!”

  耿相忆知道她那点功夫对肖恪来,一点都没有震慑力。可她觉得有必要试一试。

  肖恪猜耿相忆不会乖乖出来,为了让她心服口服,就提议:“你要是打得过我,我就放你走。要是打不过,你就老实交代!”

  “打就打!”

  耿相忆被激起斗意,迅速出拳,朝肖恪脸庞挥过去,肖恪将头侧闪了一下,轻松躲过。很快,耿相忆又挥出另一只拳头。肖恪大手一下子包住她的拳头。

  “耿相忆,我看你还是老实交代吧!我这还没出手呢,拳脚无眼!”

  耿相忆噘着嘴,心里不服气。既然她一开始没有,现在自然也不会轻易松嘴。只见她目光一闪,嘴角一勾,手一扭,将拳头从肖恪手里挣脱出来。紧接着,两手往肖恪的后脖颈一搭。

  肖恪没反应过来,被耿相忆这么一拉扯,头不由得往她这边靠过来。

  肖恪瞬间怔住,在这霎那间他的脑海竟然一片空白,像处在一片白雪皑皑的雪地里。

  此时,两饶脸近在咫尺。耿相忆的五官在他的眼前放大,呼吸吹到他的脸上。

  肖恪伸手掰耿相忆的手指,:“耿相忆,撒手!”

  耿相忆笑道:“我这算赢你了吗?你认输我就松手!”

  肖恪冷哼了一声,:“要我认输?不可能!”

  耿相忆不肯松手,肖恪唯有继续掰开耿相忆的手指。虽然她把肖恪的脖子禁锢得很紧,但也抵不过肖恪更有力的手指的掰扯,没一会儿,就掰开了两根手指。

  耿相忆见状,促狭一笑,没等肖恪掰扯另外几根手指,就先采取行动,迅速抱住肖恪的头,往她自己的肩膀上一按。

  肖恪再次始料不及,呈一个埋肩抱的姿势,头靠在耿相忆的肩膀上。她的肩膀纤瘦,却很结实。

  肖恪逐渐回过神来,一边挣脱,一边道:“耿相忆,撒手!”

  耿相忆却没有因此松手,紧紧抱着,抽空道,还是那句话:“你认输,我就放开你。”

  肖恪闷了一口气,开口道:“我认输!”

  “真的?”

  “嗯!”

  耿相忆心有顾忌:“会不会我放开你了,你不认账?”

  “不会!”

  耿相忆也知道肖恪不是那等话不算数的人,于是松开两只手。肖恪这才把头从她的肩膀上离开。

  “那我真走啦?”

  “嗯!”

  耿相忆见肖恪伸手摸后脖颈,问:“是不是我刚才弄疼你了?我帮你看看!”

  肖恪推开耿相忆的手,:“不用!赶紧走!”着,将车门锁打开了。

  耿相忆耸了耸肩,推开门走了出去。

  车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肖恪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他的目光望着前方耿相忆的背影,她晃晃悠悠地穿过暮色,走进了不远处亮着灯光的楼道。

  与耿相忆相比,此时肖恪心里却有些心乱如麻。

  许久之后,肖恪才离开,回到口腔诊所。此时,诊所里的灯还亮着,还有人没有离开。

  肖恪下车走了进去,只有肖钜办公室里的灯火亮着。他来到办公室门口时,肖钜正坐在办公桌前,接听电话。

  肖恪站在门口打了一声招呼后,没有走进去,就识趣地折回到大堂里,坐在椅子区里。

  大概五分钟后,肖钜挂上电话,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他见肖恪一个坐在大堂的椅子区里,一个人出神地想着什么事情。他走过去,肖恪全然都没有发现。

  肖钜走到他身旁,问:“你在想什么呢?”

  肖恪回过神来,稍稍坐直了身子,:“没什么!哥,你怎么还没回去?”

  “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呢?刚从酒店过来?”

  肖恪摇了一下头,:“不是!”

  “你去找耿相忆了?”

  肖恪诧异地看向肖钜,问:“你怎么知道?”

  肖钜笑了笑,:“刚才姚志打电话给我汇报防护物件的时候,我顺便问了他一句,他你已经走了。你离开酒店,肯定要回这里一棠。你这么久还没回来,应该是去其他地方了。”

  “那也不一定是找耿相忆。”

  “一定是!”

  肖恪不解,问:“为什么这么肯定?”

  肖钜翘着二郎腿,笑:“是你肯定会去,我才这么肯定的!”

  肖恪把目光移到地板上,从龙柏酒店出来后,他的目的地就是耿相忆的家。

  “我想去找她把事情弄清楚。”

  “了解清楚了吗?”

  “差不多了。只是……”

  “只是什么?”

  肖恪思忖了片刻,:“我不知道,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耿相忆好像在隐瞒什么?”

  “哦?恐怕事情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肖钜也陷入思考。

  “耿相忆的情绪怎么样?”

  “没看出什么?不过她心里应该不好受吧。”

  肖恪不禁想起之前耿相忆为了能留在志愿队,可是没少下功夫。就连她受伤,让她休息,她都不肯。

  “其实你的做法是对的。虽然表面上你是在维护志愿队的名声,才把耿相忆开除,但是其实你这样做,也是在维护她。如果真的把那段视频发布到网络上,一定会引起很大舆论。这对耿相忆来,不是一件好事。”

  肖恪猛地站起身来,肖钜惊讶地望向他。

  “哥,你误会了!我不是在维护她。”

  罢,肖恪就转身往更衣室走去了。

  肖钜倍感迷惑,随之转念一想,摇了摇头,笑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