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212章 随手拼乐高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阿忆,醒醒!到了!”

  耿母在路边停下车,伸手推了推耿相忆的胳膊。

  耿相忆被推醒,勉强将眼睛撬开一道缝儿。

  耿母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阿忆,到你李姨了。快起来!”

  耿相忆伸了伸腰臂,坐直身子,仍旧一脸困意。

  今早上,耿母一大早就把耿相忆从床上叫起来,一是让耿相忆今陪她一块去李姨家。

  耿相忆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还是被耿母拉了过来。

  “妈,你为什么一定要带我来李姨家?”

  “妈不是怕你一个人在家无聊嘛。”

  耿相忆半信半疑,:“你是怕我趁你不在家的时候,又出去吧?”

  “你知道就好!”

  “妈,我都了不会的。”

  “那也不校反正你也很久没来李姨家里,趁有空过来瞧瞧。你时候可喜欢在他们家玩了。”

  “……”

  耿相忆记得那是十岁以前的事情了。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在耿母的催促下,耿相忆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耿相忆关上车门,两手插在衣兜里,跟着耿母往前走。道路两边是并排的别墅楼,绿色植物从各家的院里斜长出来。

  往前走了大概五六米的距离,耿母停在一个院门口。

  “阿忆,这就是李姨家,你还记得吗?”

  “嗯,记得!”

  耿相忆记得并不是很清楚,她只依稀记得自己是来过这个地方。不过,若是让她自己来找,可能就不认得这就是李姨的家。

  此时,院门紧闭。周围一片寂静,好似人们都还在睡梦郑钥匙的碰撞声从耿母的挎包里传出来。随之,耿母摸出一串钥匙,将门上的锁打开。

  这串钥匙,是李姨的婆婆给耿母的,为了方便她这段时间过来照顾她俩爷孙。

  穿过院,进到屋里。

  听到声响,李姨的婆婆从房里出来,头发花白,步履蹒跚。她是前两年才被儿子儿媳接到别墅来住的。

  “舒慧,你来啦!”

  “是啊!”耿母忙上前搀扶她,“还早,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人老觉少。对了,这位年轻姑娘是?”

  “她叫阿忆,是我女儿。不好意思,没跟你一声,就把她带过来了,希望没给你添麻烦。”

  “不会,怎么会给我添麻烦呢。家里本来就少人,有客人来热闹点,我不知道多高兴。你这女儿长得可真水灵……”

  两人聊了一会儿后,耿母就扶她回床上休息了。

  耿相忆在客厅里转悠了一圈的,都没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耿母到厨房准备早饭的时候,耿相忆也跟着进来,撸起袖子,:“妈,我来帮你择菜!”

  “去,你别来捣乱。干你自己的事去。刚才李姨的婆婆让我转告你,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怎么舒服怎么来。”

  “可这也没什么好玩的。”

  “一会儿轩醒了,你可以跟他玩。”

  “他只是个孩。”

  “你以前不也是孩吗?得了,赶紧到客厅去。”

  耿相忆被耿母赶出厨房。无奈,她只好又重新坐回客厅的沙发上,无意间看到落地窗旁边的有乐高积木。

  耿相忆拼乐高的技巧是跟宋禹学的。宋禹因为从就喜欢拼乐高,耿相忆又经常跟他一起玩,拼过各种各样乐高。久而久之,受宋禹的影响,耿相忆也就学会了不少拼乐高的技巧。

  耿相忆刚好有些技痒,于是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旁,坐在垫子上。旁边有一张成品图,是一幢庄院。

  她曾拼过这类乐高积木,因此对她来,没什么难度。

  反正闲着没有别的事情做,耿相忆就着手拼起乐高来。大概两个时候,耿相忆终于把这幢庄院拼好了。手机端sm..

  此时,耿相忆也已经累得不行,坐回到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是被一阵声响吵醒。

  耿相忆睁开眼睛,往旁边看过去,只见那地上坐着一个男孩,看上去不到十岁,正在拼乐高。

  难道他就是李姨的儿子?

  耿相忆醒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往这边看一眼。

  耿相忆坐直身子,清了清嗓子,问:“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没有回答。

  耿相忆倒是没怎么在乎,有些孩从就内向,他大概是比较内向,不爱话。

  耿相忆往男孩旁边的乐高看过去,她刚才就把拼好的乐高庄院放在那,可眼下那里没有了那幢庄院了。那地上散落着一地乐高积木,应该就是庄院的积木。

  “你怎么把那幢庄院拆了?”

  耿相忆心里觉得有些可惜,毕竟是花了两个时拼出来的。见男孩没有话,她也没辙。

  “谁让你碰我的东西了?”

  耿相忆一愣,本以为男孩不会回答她,没想到竟了这么一句。原来他刚才不话,是怪耿相忆碰他的乐高。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那东西不让碰。”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你刚才已经碰了。”

  “那你想怎样呢?”

  男孩噘着嘴,没有话。

  半晌,男孩才又:“从来没有人,有我拼乐高拼得快。”

  “……”耿相忆笑道,“你得看是跟谁比?”

  男孩朝耿相忆吼道:“没有就是没有!”

  “好好好。你没有就没有!”

  耿相忆见他是孩,不屑于为这个争辩。

  此时,耿母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出来:“阿忆,轩,饭菜好了,快去洗手吃饭!”

  “来了!”

  耿相忆站起身来,见轩没动,:“轩,走吧,吃饭了!”

  轩没有理会她,把脸扭到一边,继续拼他的乐高。

  耿相忆又劝道:“你不去吃的话,我可去啦!”

  轩仍旧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不理睬耿相忆。

  耿相忆本就没什么耐心,见轩一直没理她,她也就没有劝。径直往洗手台走去,洗了手,才坐到餐桌前吃饭。

  耿母从厨房出来,没见轩,疑惑道:“轩呢,怎么不来吃饭?”

  耿相忆抬了抬下巴,指了一下落地窗旁。

  耿母走到落地窗旁,劝了好一会儿,轩才跟着去洗手,坐在餐桌前。

  看到他那气呼呼的样子,耿相忆觉得可爱,忍俊不禁。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