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222章 打乌龙电话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外面玩了一个上午,兴许是累了,下午回来没多久,轩就在客厅的沙发里睡着了。

  后来,耿相忆费了好大一股劲,才将他抱回卧房里。

  从卧房出来,耿相忆觉得有些口渴,便到冰箱里拿了一瓶饮料。冰箱旁边就是厨房,耿母正背对着厨房门口,择菜洗菜。

  耿相忆关上冰箱门,随即走进厨房,看了一眼,耿母正在择韭菜。她进来时,耿母已经把一篮子韭菜择好了,抖了抖,然后倒进洗菜盆里,一根一根地掀开来洗。

  “阿忆,你怎么又喝这种碳酸饮料,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这是我今年来喝的第一瓶。”

  “是吗?”每次只要看到耿相忆拿起碳酸饮料,耿母总有种她刚才就已经喝过一瓶的感觉。

  耿相忆看了一眼盆里的韭菜,随口问道:“妈,这菜要怎么炒?”

  “一会儿当春卷馅儿!”

  这段时间在李姨家,耿母也不知道哪来的兴趣,总要捣鼓一些吃食,研究各种菜谱。耿相忆和轩自然就成了她的试吃客。很多菜式都是耿母第一次捣鼓出来的,有的好吃,有的还行,还有的实在难以下咽,一难尽。

  今不是耿母第一次炸春卷,而且根据以前她炸春卷的经验,味道不错,因此耿相忆并不担心这又是什么黑暗料理。

  耿相忆在厨房里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就出来,回到客厅的沙发里。没多久,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剁韭菜声。

  一会儿后,里面的剁菜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手机铃声,应该是有人给耿母打电话。

  耿相忆没在意听,继续看电视。又过了一会儿,耿相忆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看了看,是宋禹打来的。

  “有何贵干?”

  “耿相忆,完蛋了!”

  “你才完蛋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刚才想打电话给你来着,可是没想到竟打到了阿姨的手机上,我没注意看,第一句就问,耿相忆你妈知道你被志愿队开除的事没?”

  “……然后呢?”

  “然后你妈就问我是怎么回事?”

  “你都了?”

  “那我哪能?只是后来,你妈又问了一次,我只好都招了!”

  “……”

  “耿相忆,你不会怪我吧?”

  “你呢!一个星期内别给我打电话!”

  罢,耿相忆果断挂上电话,这叫什么事嘛,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阿忆!”

  就在这时,耿母拿着一把捕从厨房里冲了出来。

  耿相忆见状,吓了一大跳,冷汗都下来了。

  “妈,你这是干什么呢?有话咱好好啊!”

  耿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捕,自己也吓了一跳:“哟,忘记把捕放好了!”

  着,耿母把捕放到旁边的餐桌上。耿相忆这才松了一口气。

  耿母走过来,问耿相忆:“到底怎么回事?大禹的是不是真的?”

  耿相忆点头,“嗯”了一声。

  “你办的这是什么事,怎么能让志愿队开除了?”

  “妈,你不是一直都想我待在家里吗?现在我被开除了,正好可以待在家里!”

  “你这叫什么话!是,我是想你待在家里,可不是让你以被志愿队开除这种方式。你爸生前的最后时刻都在为志愿队做奉献,而你现在竟被开除,这不是给你爸丢脸吗?”耿母的眼神里掠过一丝黯然神伤。

  耿相忆挽住耿母的胳膊,让她在自己身旁坐下。

  “妈,其实还有件事我没来得及告诉宋禹。就是肖大队长今已经给我打电话了,误会已经解开了,让我明儿就回志愿队!”

  “真的?误会解开了?”

  “那是当然!只是我没答应他!”

  “为什么没答应啊?”

  “我寻思,我得在家陪妈!放假这么久,我都没在家里好好陪陪你呢!”

  “哟,这回可惦记在家陪我了。”耿母心里乐了片刻,然而转念一想,心里猛然一亮,“不对不对!你现在不回去,那大伙都以为你是被志愿队开除,才一直没回去的。那不行,你就算是离开志愿队,也都先回去报个道,然后再辞职。没错,就应该这样!”

  “啊?妈,你就不怕我回去之后,就不肯辞职了吗?”

  耿母叹了一口气,“不辞就不辞呗。你都在志愿队里待了那么久,我也没有什么理由再反对你。”

  虽然耿母想耿相忆更多时间待在自己身边,耿相忆在家的这几,自己的确开心,可是耿相忆这几的状态却显然没有之前在志愿队的时候好。单这一点来看,耿相忆是想回到志愿队的。

  “可是,”耿相忆摸了摸脖子,面露难色,“我都已经拒绝别人了。我这样出尔反尔,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都已经被开除过一次,还要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话是这么没错,可是……”

  “别可是了!听妈的,你明必须回去!”

  “……”

  耿相忆真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耿母的口中出来的,还真应了那句话,女人真是善变啊!

  吃过晚饭后,耿相忆在外面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接完电话后,进到屋里,耿母正在餐桌前收拾碗筷。

  “妈,今晚我不跟你一起回家了。我还有事,得出去一趟。”

  “嗯?”耿母停下来问,“去哪?”

  “志愿队的人想跟我谈谈明回志愿队的事。”

  “怎么这么晚还让你出去……”

  “明就回志愿队了,只剩今晚可以谈!”

  “也是!那你别太晚回家。”

  “知道了!”

  耿相忆走出院门,来到车旁,从车里取下背包和滑板,然后往约定的地方去了。

  耿母在屋里注意到沙发上挂着一条偶粉色的围巾,是耿相忆的,于是连忙拿出来。然而,耿相忆已经离开了。

  耿母只好拿着围巾进屋,正抬脚往回走时。一辆灰色车开了过来,并在离院门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肖恪从车上下来,走过来,向耿母打了一声招呼。

  耿母笑呵呵回应,:“你是来找阿忆的吧?她刚走!”

  “她去哪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们志愿队的人找她谈明回志愿队的事。”

  肖恪从没听肖钜今晚找耿相忆谈什么事,心里有些疑惑,问:“她有没有,是谁找她去的?”

  “我听到那人打来电话,好像是一个姓姚的经理。”

  姚经理?肖恪转身就准备走时,耿母忽然想起什么事,喊住了他。

  “肖恪,你去找阿忆的话,麻烦你把这条围巾带去给她,晚上冷。”

  肖恪答应着接过围巾,回到车上。把围巾放在副驾驶座上,望着它,不由得想起了时候母亲让他戴围巾的场景……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