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231章 转手的外套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4 06:4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耿相忆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才满意地坐在沙发上,点开一个联系人,把照片发了出去。

  “可以脱下来了吧?”

  “可以了!谢谢啊!”

  肖恪一边脱下外套,一边问:“你把照片发给谁了?”

  “宋禹啊!”耿相忆的视线仍在手机屏幕上,“他的身高体形跟你差不多,这件外套应该也适合他!就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话音刚落,耿相忆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正是宋禹打来的。

  肖恪坐在办公桌边,一边默默地外套装进袋子里,一边不由得竖起耳朵听耿相忆讲电话。

  “你看了我给你发的外套图片了吗?”耿相忆问宋禹。

  “看啦!怎么?你打算给我买衣服?”宋禹的声音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是啊!不然发照片给你干什么?”

  宋禹从床上坐起来,差点感动得泪如雨下。

  “耿相忆,认识你那么久,这是你第一次要给我买衣服。”

  “喔?是第一次吗?”

  “是啊!我生日的时候,都没见你给我买衣服。”

  “你生日的时候,我不是请你吃饭了吗?”

  “是!我还记得有好几次都在饭堂里吃呢!”

  “那几次是因为不能外出。而且在饭堂吃怎么了,你不是也吃得挺开心的吗?”

  事实上,只有是耿相忆请的,无论吃什么,宋禹好像都很开心的样子。

  “今是什么日子,怎么突然要给我买衣服?”

  “你不是我没给你买过衣服吗?那今就给你买一回呗!而且我觉得那件外套看着挺适合你的。你觉得呢?”

  “嗯……”宋禹又点开图片看了看,,“是挺好看的!”

  “是吧,我也觉得好看!那我买啦?”

  “买吧!”

  “那行!一共一千五,你把钱转给我吧!”

  宋禹一愣:“不是你要给我买吗?”

  “是啊!你不给我钱,我怎么给你买?”

  宋禹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那行吧!我一会儿就把钱转你,你帮我买下来。”

  “没问题!”

  两人闲扯了几句,耿相忆才挂断电话。

  刚挂上电话,耿相忆的手机就收到一条转账信息。这么快就把钱转过来了?神速啊!本以为是宋禹转的,然而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不对劲,钱竟是肖恪转来的!推荐阅读sm..s..

  “肖恪,你干嘛给我转钱?”

  “这件外套,我买了!”

  “你不是不喜欢吗?为什么还买?”

  “突然又喜欢了!”

  “不行!”耿相忆拒绝道,“这是我给宋禹买的!”

  “那我不管,反正已经把钱转你账上了。”

  “那又怎么样?总有个先来后到。这是我先给宋禹买的!”

  “他不是还付钱吗?我先付的钱,这衣服自然归我!”

  “可我已经答应宋禹了。”

  “你跟他,被我买了就好啦!”

  耿相忆瞄了一眼桌面上的外套袋子,正要伸手抢。肖恪眼疾手快,一把就拽住她的胳膊。

  “现在改抢了是不是?”

  “行行行!给你就是了!”

  耿相忆把手抽了回来,心里一阵纳闷,他刚才明明不喜欢的,怎么突然又喜欢了?善变的男人!

  幸好陆鸣放那里还有同款外套。记得陆鸣放这两都会待在店里,中午的时候再去他店里看一看。

  中午,耿相忆就到陆鸣放的店里,遇上他正在吃中午饭。

  “耿相忆,这么有空来看我。你吃午饭了没?要不要一起吃?”

  “不用!我吃过了!”

  耿相忆走到昨沈韵挑外套的区域,只见那里已经挂上了其他款式的外套,不见了她要的同款外套。她又看了看周围,还是不见。

  陆鸣放见状,问:“耿相忆,你在找什么?”

  “你还记得昨沈韵在你这里买的那件外套吗?”

  陆鸣放回忆了一下,:“记得啊!怎么了?”

  “还有同款吗?”

  陆鸣放摇了摇头,:“昨那件是最后一件。”

  “仓库里也找不到?”

  “找不到!我这里的衣服每个款式就只有那么两三件,卖完就没有了!”

  “这样啊!”

  耿相忆也不好再为难陆鸣放,只好空手而归。

  陆鸣放见耿相忆走远后,回头朝阁楼上喊了一声:“她走了!”

  阁楼的人听见了,这才走出来,是肖恪。他从旁边的楼梯走了来。

  事实上,耿相忆到来之前,肖恪就已经来了,并且让陆鸣放事先把耿相忆要找的同款外套收起来了。

  “肖恪,你怎么知道耿相忆要来找那件外套?”

  肖恪把一个白色礼袋放到陆鸣放面前,:“你先解释一下吧。”

  陆鸣放光是看包装,就知道里面的衣服是昨沈韵在他这里买的那件。见肖恪瞪过来,他决定装傻。

  “这件外套怎么会在你这?”

  “是啊!怎么会在我这呢?”

  “昨耿相忆和沈韵一起到店里来,买了这件外套。当时要送人。”

  肖恪没搭腔,示意陆鸣放继续下去。

  “不过,我当时没问她们要送给谁,原来是送给你啊?”

  “你真不知道?”

  “当然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他们买的外套和裤子都是我平时穿的尺寸。”

  “这么巧!”

  “三个缺中,就只有你知道我穿什么尺寸的衣服。”

  陆鸣放尴尬地笑了笑,看得出来肖恪早就知道是他把尺寸告诉了她们。他也不再做无谓的挣扎,却又忍不住解释,:“其实,这事得怪耿相忆。一开始,我以为是她打算给你买衣服,才答应把尺寸告诉她的。可没想到是她那个朋友要给你买。对了,她的朋友怎么会认识你?”

  “那个女生是我爸酒店里的员工!”

  “原来如此!”陆鸣放继续解释,“起初我暗示过她的,你不会收这礼物的,可是她执意要买,我也没办法。不过,想不到你会收她的礼物。”

  “这是我从耿相忆那里买来的!”

  “嗯?怎么回事?”

  肖恪把今在办公室里买衣服的经过了一遍。陆鸣放听后,哈哈大笑了一番。

  “难怪耿相忆刚才要来找同款外套。想不到她还有这种商业头脑!看来以后我的衣服要是卖不出去的话,可以找她推销……”

  见肖恪瞪了一眼,陆鸣放只好收了声。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