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239章 裴依的心思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4 06:4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宋禹远远看到车旁的耿相忆和轩,连忙快步走了过来。走近一看,见轩蹲在一旁,两只眼睛红通通的。

  宋禹一下急了起来,问:“轩,是不是你姐姐刚才你了?走,我去帮你出头!”

  耿相忆拦下宋禹:“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先听轩怎么。”

  宋禹只好停下来,站住。

  此时,轩开口道:“跟我姐姐没有关系。我只是忽然想我爸妈了。阿忆姐姐,你我爸妈什么时候能回来?他们总很快了,可是这么久了,他们还是没有回来。”

  他眨巴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望着耿相忆,眼神里没有平时的顽皮捣蛋。让人看了,心里不禁涌出几分同情。

  耿相忆被轩这话问住了。

  其实,轩一直都知道他妈妈因为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现在在医院里隔离治疗的事。

  耿相忆曾经好几次听耿母过,轩想到医院找他的妈妈,然而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让他去找。

  耿相忆蹲下,:“原来轩是想爸妈了啊。其实你爸爸妈妈也在想你呢。只要他们可以回来了,就一定会第一时间回来看你的。我们就在家里乖乖地等他们回来,好不好?”

  轩用袖子擦了擦眼眶的泪水,重重地点零头。

  “回去吃饭吧,饭菜都凉了。”

  着,宋禹牵着轩往回走。

  耿相忆远远就看到门口的台阶上站着一个身影,定睛一看,是裴依。

  片刻之后,他们还走过去,裴依就转身走了进去。

  虽然没有跟她上话,但是耿相忆明显可以看出来,裴依想打算出来帮着找轩的。

  宋禹和轩在休息室吃过午饭后,就离开了口腔诊所。

  耿相忆送走他们后,转身正要往大堂里面走的时候,看到裴依正从里面出来。

  “耿相忆,你有空吗?我有话想跟你谈谈。”

  见耿相忆点头答应后,裴依从台阶走下来,一直走到门口右侧的往前走的一个墙角边里。首发..m..

  裴依停住脚步,扭过身,望着耿相忆,眼神里带着一点陌生福这种陌生感比当初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感觉还要更加疏离。

  一缕清风吹过来,摇动着墙边的几株绿化植物。

  耿相忆见裴依没有话,又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便开口问道:“裴依姐,你要跟我什么?”

  裴依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一抹笑,然而确实一抹冷冰冰的笑。

  “耿相忆,你是不是故意的?”

  耿相忆满脸疑惑,道:“裴依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裴依也不再拐弯抹角,问:“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和轩是同母异父的姐弟?”

  耿相忆点了一下头,实话实话:“知道!”

  “能告诉我,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吗?”

  “前几,我在李姨家门口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了!”

  “果然!”裴依继续问,“是轩告诉你的?”

  “是!”

  “所以今这出戏,是你安排的?”

  “戏?”

  “难道不是吗?你早就知道我和轩的关系,今才会把他带来这里。是想让我们姐弟相认吗?”

  耿相忆惊得睁大眼睛,她没想到裴依竟会这样想,连忙解释:“裴依姐,你误会了。不是我故意带轩来的,我也不知道轩今会来,是回到这里,才知道的……”

  “耿相忆!”裴依没有听进去耿相忆的解释,“我知道你对我有恩,我当初把脚崴了,的确是你在路上帮了我。但是,这不代表,我就一定欠你的!”

  “裴依姐,你不欠我的!”

  “无论你家跟那个女人一家有什么关系,那都是只是你们之间的事。我的生活,我的私事,轮不到你来掺和!”

  耿相忆愣了愣,随即:“裴依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你不妨直!”

  裴依眼眶发红,深吸了一口气,:“你带轩过来,无非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一个被自己亲生母亲抛弃的人,不是吗?”

  耿相忆摇了摇头:“不是的!我没有这样的意思。”

  “可是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表明,你就是这个意思。你让我觉得,你就是想这样做。”裴依的语气突然变得激动起来,近乎歇斯底里。

  两人陷入沉默。耿相忆从没想过轩今的出现,会让裴依产生这样的误会。难怪从一开始,她就感觉裴依的情绪跟平时不太一样。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让你这么想!”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裴依的语气由原来的激动变得缓和了一点,用一种近乎乞求的口吻,“耿相忆,我跟你不一样,你从到大都有爸妈的呵护,你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所以你根本不了解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抛弃、自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的心酸和痛苦。”

  裴依把头转向一边,望着地下的一株绿色植物,:“你知道吗?我多希望我妈能来看我一眼,可是她从来没樱她住在锦衣玉食的家庭里,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不管不顾。这样的人,凭什么让我喊她一声妈?凭什么一定要我原谅她?凭什么在她感染了疫病后,一定要我去照顾她的家庭?”

  声音变得哽咽,泪水从她的眼眶滑落下来。两边的肩膀颤抖着。随之,哽咽变成啜泣。

  见状,耿相忆心里不是滋味,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便走过去,把裴依拥进了自己的怀抱。

  裴依哭了一阵子,夹杂着哭腔,了一声“抱歉”,然后推开耿相忆,离开了。

  耿相忆倚着墙壁,站了好一会儿。冷风吹拂,灌进脖子,生出一阵冷意。一种思念涌出心头,她想起了自己已故的父亲。

  她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才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心绪,才从墙角走了出去。刚走出一步,却看到肖恪就站几步之外,往她看过来。

  耿相忆怔了怔,然后走过去,恢复往日的笑容,问:“你怎么在这?”

  “我听他们,你和宋禹刚才在找轩。就过来看看。”

  “已经找到了。轩现在跟宋禹回去了。”

  “是吗。”

  肖恪望着耿相忆,依稀可以看到她的眼里闪着一点泪光,本想些什么,却一直没有出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