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243章 香水的分析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4 06:4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早上,耿相忆在家里简单捯饬了一番,就出门了。

  昨晚听李姨过两就可以出院,这个消息让耿相忆今的心情大好。

  踩上滑板,大概十来分钟后,就来到口腔诊所。耿相忆遇上打招呼的人,回应了两句,就直奔休息室。

  她是来找肖恪的,可环顾了一周,都没看到肖恪的身影,问了其他人才知道他还没来。

  耿相忆看了看手机的时间,才知道是自己比平时来早了。她放下背包,坐在沙发上等待。等得有些无聊,便拿出手机,一边玩游戏,一边等。

  没多久,祁涵和白柏一块从外面走进来,跟耿相忆打了一声招呼。

  白柏在空闲的沙发坐下来。祁涵则到饮水机里倒了一杯温水,喝完才坐过来。

  耿相忆往旁边挪了一下,给她让出点位置。可因为留意到后面,不心碰到了,背包滑落在地面。又因为拉链没有拉好,背包里的东西洒落在地上。

  这时一个杏色的方礼盒滑到白柏的脚尖,白柏弯下腰,伸手捡起,看了看,眼睛顿时亮起金光。

  “哇!耿相忆,这个可是限量版的香水,有钱都未必买得到,你怎么弄到的?”

  这是一款高档香水。白柏很记得这款香水,是去年平安夜前两才出来的。当时他在网络上注意到,香水很快就售罄了,一些人想买都买不到。

  耿相忆正蹲在地上,低着头把东西捡起来,装到背包里。听到白柏的话,才抬头看过去,一眼就看到白柏手里的方礼盒,这是宋禹昨晚拿过来,用来赔偿给肖恪的同款香水。

  “没摔坏吧?”耿相忆连忙拿过香水瓶看了看,见没有破损,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好不容易才让宋禹弄到这么一瓶,可不能又摔坏了。

  祁涵也过来凑热闹,从耿相忆手中拿过那瓶香水,看了一眼,:“我看跟普通的香水差不多。很贵吗?”

  白柏忍不住嘲弄道:“你懂什么!单就这一瓶香水就得两万块。”

  “不会吧,两万?这是镶了金吗?”祁涵听到价格后,吓了大跳,立刻心翼翼地端着香水瓶,看了一遍又一遍,“我怎么看,都没看出来它到底哪里值两万块。”

  “要不,耿相忆比你有品味。”

  耿相忆摆摆手,:“什么品味!要是平时,我才不会买。为了这个,我现在还欠朋友两万块呢。所以,你们拿的时候,可得当心点啊。”

  “嗯?怎么回事?”白柏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便问,“不过,耿相忆,这是男款香水。你买男款香水干什么?难不成……”

  着,白柏挑了一下眉,凑过来,对耿相忆一阵打量。

  “难不成什么?”

  “你是男扮女装?”

  耿相忆抬起右手肘,砸了一下白柏胸膛,疼得他嗷了一声。

  “这是我赔偿给肖恪的!”

  “为什么要赔偿给肖恪?”

  耿相忆叹了一口气,把摔碎香水瓶的事了出来。更新最快s..sm..

  白柏听后,捏了捏下巴,:“难怪那,我经过女更衣室的时候,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原来就是这款香水。早知道我多闻几下。”

  “你这么,我当时回更衣室的时候也闻到了,觉得很香,但是没想到是香水味。”

  祁涵赶忙把手里的香水还给耿相忆,省得不心摔碎了,赔不起。

  耿相忆也怕再把香水瓶摔碎,便把瓶子装进盒子里。

  这时,白柏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拍了拍大腿,:“我想起来!我知道肖恪那瓶香水是谁送的了。”

  耿相忆和祁涵都好奇地望着他,一同问:“谁送的?”

  “沐溪啊!”

  “原来是她。”祁涵若有所思。

  耿相忆见祁涵好像认识这个人,便问:“沐溪是谁?”

  “肖恪的其中一个追求者,之前还去过我们街舞工作室。在众多追求者中,沐溪的条件算是不错的了。听家境挺富裕的,和肖恪算是门当户对吧。”

  白柏插嘴道:“那么一个优秀的女人追求我,我兴许就答应。”

  “你醒醒吧。”祁涵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人家又不瞎,怎么可能追求你。”

  “我怎么了?”白柏气不过,,“虽然我的家境没有肖恪家里富裕,长相也没有他帅,但是也不差啊,在男生的行列里,算是不错的了!”

  “那也不可能看上你!”祁涵继续打击道。

  “你……”白柏被噎得一句话也不出来,冷静了片刻,“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耿相忆见他俩这么闹了一阵,笑了一下,问:“那后来呢?肖恪和沐溪怎么样?”

  “后来嘛,”祁涵琢磨了一下,继续,“虽然沐溪经常回到工作室找肖恪,但是照我看来,肖恪始终对她冷冷淡淡的,应该是对她没什么感觉。”

  “这里我必须插一句,”白柏举了一下手,见祁涵允许了,他才,“我觉得肖恪已经接受沐溪了。第一,肖恪不是那种会随意接受别人礼物的人。你认识肖恪这么久,见过他收下哪个女生的礼物吗?”

  祁涵望着花板,翻了一下眼皮,想了想,:“好像是没有!”

  “这就对了!”白柏打了一个响指,又,“第二,这瓶香水的涵义是相爱。肖恪既然接受了沐溪送的这瓶香水,就证明他接受沐溪了。”

  祁涵点零头,觉得好像是有这么一点道理。

  白柏看向耿相忆,她正听得入神。

  “耿相忆,你摔碎了那瓶香水,肖恪没跟你拼命真是奇迹。”

  耿相忆回过神来,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我又不是故意摔碎的,不至于拼命吧?”

  “怎么那都是女朋友送给他,不跟你拼命,跟谁拼命!”

  “可是他知道后,什么都没啊?”

  “那是肖恪可能是打算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所以,你得赶紧把这瓶香水拿给肖恪。平时你就总是惹恼肖恪。这次若是处理不好,往后有你好受的!”

  着,白柏用一种近似同情的目光看着耿相忆,好像她这次闯了大的祸。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