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254章 找寻到项链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4 06:4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窗户敞开着,雨后的夜幕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微风吹进来,夹杂着泥土的味道,有一种湿润的冷意。

  “你刚才去江边了?”肖恪望着耿相忆问。

  “嗯!”

  知道肖恪的项链不见之后,耿相忆便决定去找回来。当时,色已经很晚了。

  耿相忆出了诊所,来到路上,才觉得寒气逼人,冷风似一根根细针,冷得刺骨。夜晚的深邃,好似更增添了几分冷意。她戴好围巾,把外套面前的拉链拉到最顶端,然后踩上滑板,加速往江边去。

  今白的时候,耿相忆就曾注意到,狗牙项链还在肖恪的脖子上。因此,她几乎可以肯定,项链就掉落在江边附近。

  耿相忆来到江边,四周仿佛泼了墨一般,乌云密闭,耳边听不到一点人声和车声。其实,她是害怕的,然而无暇顾及这些,得抓紧时间找掉落的狗牙项链。

  江边有一条长长的过道,地板是用灰白色的地板砖铺砌而成。早前肖恪从江里上来后,走了几步,就昏倒在这条过道上。

  早前,站在这条过道里,望着肖恪逐步往江里走去时,忽然觉得肖恪的背影竟和当年的耿父有几分相似。那一刻,耿相忆心底里不由得生出一点害怕。记得九岁那年,耿父告别她和耿母后,就是这样往前走的,之后再也没有回来。她怕肖恪也一样。因此,她当时才会一直想阻止肖恪下水。

  一阵冷风迎面拂来,将耿相忆从思绪中拉扯回来。她不再多想,开始着手找狗牙项链。江边,除了昏暗的路灯外,唯一的灯光便是她的手机灯光。

  找了没一会儿,突然有几滴水珠落在头顶上,顿时生出一股冰凉感,从头顶一直渗到脚底。

  耿相忆有些纳闷,无缘无故哪里来的水珠?她抬头看,紧接着又有两滴水珠拍打在面庞上。这才知道原来是下雨了!

  因为刚才出来得着急,而且没有想到突然会下雨,所以耿相忆没有带雨伞。不管了,现在最紧要的还是赶紧找到项链。

  后来,雨势不但没有减,反而越来越大。无奈之下,耿相忆只能赶紧把外套帽戴在头上,外套没多久就被雨水打湿。一时间,冷意席卷全身。

  她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慌忙搓了搓手,好让自己没那么冷。为了避免手机被雨淋湿,她把手机放在外套里面,用外套遮挡雨水,然后,又接着找项链。

  一路上,她连路边的草丛都不放过,仔仔细细地找了一番,生怕漏掉一个哪怕的位置。雨水拍打在头上,在身上,如鼓点敲击在身上,有种震耳欲聋的之福

  半晌,耿相忆几乎把肖恪走过的地方几乎都找了一遍。尽管如此,还是没能找到狗牙项链。

  耿相忆不由得犯愁,难道是掉落在江水中了?若是掉在江边的话,耿相忆还有信心找到,可倘若掉在江里的话,她又该如何找到呢?

  耿相忆站在江边,愣了一会儿,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手机灯光照亮的地方,突然闪过一个亮光。她眼睛一亮,立刻将手定住,往那个地方看过去,那是通向江里的一道楼梯,共有五级阶梯,亮光就出现在那里。

  耿相忆急忙走过去,沿着楼梯往下走,朝地上一瞧,只见倒数第二级阶梯上躺着一条银项链,正是肖恪的狗牙项链!

  肖恪把狗牙项链攥在手心里,望着全身湿漉漉的耿相忆,心里一阵翻涌。“没有雨伞,你就不知道避一下雨吗?”

  “当时没想那么多。”耿相忆憨憨地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当时她满脑子都是狗牙项链,根本就没想过躲雨。

  此时肖恪才发现,刚才在窗边看到耿相忆脸上的苍白,并不是灯光映照的原因,而是她的脸色实际上比往常真的苍白些许。应该是淋了雨水的缘故。

  忽然,耿相忆感觉鼻子有些痒痒的,低下头,打了一个大喷嚏。她吸了两下鼻子,随即抬起头,了一声“抱歉啊”。

  肖恪走到床头柜边,倒了一杯热水端过来,:“喝点热水吧!”

  “谢谢啊!”

  耿相忆接过杯子,手指无意间划过肖恪的手,透着一股凉意。肖恪发觉,这种冰凉凉的感觉和之前的不太一样,更像是刚从冰柜里拿过来一样。推荐阅读sm..s..

  耿相忆见水不太热,便咕噜噜地一口喝尽。一杯热水下肚,身子顿时暖和了一点。

  “还要吗?”肖恪拿过杯子问。

  耿相忆摇了摇头,:“很晚了,我该回去了。你早点歇息吧!”

  罢,耿相忆转身往窗边走去,打算再从窗户跳出去。忽然左胳膊被拽住,她扭头看了一眼,肖恪正抓住她的手。

  耿相忆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对,我应该走门口出去的。”

  然而,肖恪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你这样回去,不怕你妈兴师问罪?”

  肖恪一下子戳中了耿相忆的心坎。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一会儿回去之后,耿母见她全身都湿了,肯定会问是怎么回事,到时候不知该怎么解释。

  “没事!我可以一边走,一边想办法。“耿相忆露出一副乐观的表情,“要是实在没办法的话,回去顶多挨一顿骂就完事了。我妈还是很好话的。”

  肖恪想了一下,随即绕到耿相忆身后的椅子。上面放着一个行李袋。这是肖钜给肖恪带过来的换洗衣物。

  肖恪从袋子里找出来两件衣服,递给耿相忆,:“去冲个热水澡,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

  耿相忆愣了一下,眨巴着眼睛,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你让我穿你的衣服?”

  “怎么?嫌弃?”

  “不是,不是!”耿相忆心里纳闷,平时肖恪最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眼下竟让她穿他的衣服,实在罕见,“其实,我可以回家再换衣服的!”

  “你这样回去,肯定会感冒的!”

  “不会的!”耿相忆信誓旦旦地,“我的体抗力很强的……”

  话音刚落,耿相忆的鼻子又痒了,随之又打了一个喷嚏。这让耿相忆一阵尴尬。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