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我的心 第260章 告别秋千椅

小说:你的心我的心 作者:杨江梅 更新时间:2020-09-14 06:4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3月下旬,色渐渐回暖。

  早上,耿相忆来到口腔诊所的时候,门口已经站了三排防护服。队伍前面站着肖恪。这个情景有些似曾相识。

  “报道!”

  肖恪瞥了一眼,问:“耿相忆,你今为什么迟到了?”

  耿相忆乐呵呵道:“送迷路的孩回家!”

  这时,队伍里有人喊道:“你怎么不扶老奶奶过马路?”

  大家顿时哄然一笑。

  耿相忆看向肖恪,:“我的是真的!”

  肖恪闷了一声,:“归队!”

  “是!”

  耿相忆回到队伍中站好,此时感觉旁边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扭头一眼,是白柏。

  白柏低声笑道:“你要编理由,起码编个像样的理由嘛!”

  “怎么了?”

  “这要是放在平时,还得过去。现在你看看大街上,哪里有人,更不别孩了。”

  “你爱信不信……”

  肖恪的眼睛往这边看过来,两人立刻闭了嘴。

  解散后,耿相忆第一个冲进诊所,到休息室里倒水喝。一路上快把她渴死了。

  一个年轻女人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女孩来到口腔诊所门口,礼貌地向一个志愿者询问:“请问你们队长在吗?”

  志愿者向肖恪的方向指了指,:“那位就是!”

  肖恪还没走远,恰巧听见这番对话,回头看了看,年轻女人和女孩向这边走来。

  “请问你是他们的队长吗?”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

  此时,旁边的志愿者都好奇地凑了过来。

  年轻女人一下被大家这样看着,露出一丝紧张,片刻之后才明自己的来意:“我是来感谢一个志愿者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

  年轻女人,她家是做本生意的,开了一间早餐店。自封城之后,店里就没再营业。前两,听新闻上报道,市外地区已经解除离省通道管控,正式恢复对外交通。而市内作为疫情重灾区,到4月初也将解除通道管控。

  听到这个消息,她心里高兴坏了。于是,今早上她带着女儿一块到店里打扫卫生。两个多月没到店里,很多东西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后来,她一心只忙着打扫,女儿什么时候跑了出去都没有察觉。

  等她发现的时候,女儿已经不见踪影了。她焦急得正要出去找时,一个女孩子把女儿带了回来。原来女儿跑到了距离自家店铺大概两公里的地方,找不到回家的路。

  “当时她赶着来报道,我没来得及感谢她,她就走了!”年轻女人恳求道,“队长,幸亏有她,我女儿才能这么快回家。你可以帮我找到她吗?”

  “可是你怎么确定她在这里?”

  “她跟我女儿过,自己是志愿者。而且我认得她穿的衣服,和你们身上穿的一模一样。”

  “你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围观的人中有人问道。

  年轻女人面露愧色,:“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此时,肖恪已经猜到,年轻女人的是那个人是谁了!

  耿相忆渴得一连喝了两杯水,然后才从休息室出来。见门口一群志愿者围在一起,便好奇地走了过去。

  “你们在聊什么呢?”耿相忆拨开前面的人走进去,惊讶道,“是你们啊,怎么找这来了?”

  年轻女人一眼就认出了耿相忆,惊喜的对围观的人:“就是她!是她把我女儿送回来的!”

  这时围观的人才知道耿相忆并没有谎,她真的送迷路的孩回家!

  年轻女人再见到耿相忆,心里激动不已,眼泪止不住往下淌。见她还打算下跪,耿相忆连忙拦住。后来,年轻女人了好些感谢的话,才带着女儿离开。

  “你现在该相信我的话了吧?”耿相忆乐颠颠地跟着肖恪,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我没有不相信你!”肖恪看向耿相忆。

  嗯?他相信我?耿相忆不由得轻笑了一下。

  见状,肖恪蹙眉问:“你笑什么?”

  “想不到你会相信我。这是你第一次对我这样!”耿相忆快步走到肖恪面前,饶有兴趣地问,“那你现在是不是对我改观了?是不是觉得我好像也没那么讨人厌?”

  肖恪突然停住脚步,一本正经道:“如果我真的那么讨厌你,你觉得我们可以搭档这么长时间吗?”

  耿相忆踮起脚尖,一手搭住肖恪的肩膀,:“原来你不讨厌我啊!我就了吧,我可是一个很不错的搭档!”

  肖恪斜了一眼,她可真是正经不过三秒:“你要是再不把手放下来,我可以考虑不要你这个搭档。”

  耿相忆连忙把手放下来。

  两人坐上车,肖恪把车开往龙柏酒店。今将是他们最后一到龙柏酒店去。

  今,酒店的店长已经回到工作岗位。而肖恪和耿相忆今过去,则是和对方聊聊近期酒店内的一些变化,之后他们就无需再负责酒店的事务。

  车子驶进龙柏酒店的院里后,在一处车位停了下来。

  今回到工作岗位的酒店员工已经比之前多了来几个,人手明显比之前多了。

  肖恪和店长在办公室里谈话的时候,耿相忆没有在场,她不喜欢那种严肃的氛围,便一个人待在外面的秋千上。

  过了一会儿,沈韵也从里面出来,耿相忆远远就看到她,朝她招手。

  沈韵走了过去,坐在旁边一个秋千椅上,脸上始终显露出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

  耿相忆见她这样,便问:“你怎么了?”

  “听你和肖队都要回志愿队了,明不来了吗?”推荐阅读sm..s..

  “是啊!”

  “为什么那么着急回去?就不能过些日子再回去吗?”

  “店长回来了,我们在这的任务也完成了,当然要回去!”耿相忆看了看沈韵,问,“你舍不得我们?”

  “那是自然!毕竟相处了这么久!”

  “你是舍不得我们,还是舍不得肖恪啊?”耿相忆故意问道。

  “耿相忆,你什么呢?我当然是舍不得你们俩!”沈韵略显激动。

  耿相忆噗哧一乐,:“我逗你玩的!”

  沈韵沉默了片刻,问:“以后恐怕很难再见面吧?”

  “怎么会!解封之后,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而且到时我们可以到处玩!”想到那时候,耿相忆的脸上不禁溢出幸福的表情来。

  真像树梢上,迎着晨辉绽放的梨花啊!沈韵一下子看呆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