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宝金锋曾子墨 4511 一个已经死的人

小说:窥宝金锋曾子墨 作者:金元宝本尊 更新时间:2020-11-29 20:40: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应该是神州人。知道你们的明朝吧。”

  口罩男子拿起那黑黑的小碗看了看,戴着手套的手轻轻在小碗上摸了摸。

  “多少钱一个?”

  “三十刀!”

  口罩男子嗯了声“刚才他买的二十一。”

  摊主露出一抹憨厚无奈的笑,耸耸肩膀“你赢了。二十一就二十一。”

  “我要是买了走了的话,你会不会又拿一个出来?”

  “没有了。这是最后一个。我发誓。”

  狡猾的摊主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主动打开自己的皮卡车让男子检查,嘴里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然而在下一秒的时候,男子却是从后座下的一个盒子里取出整整六个一模一样的小黑碗。

  这下子,摊主方了,站在原地尬得不行,甚至有些恼羞成怒。

  不过当男子将一叠钞票递过去的时候,摊主顿时眉开眼笑对着男人称兄道弟。

  临走,摊主还送了男子一个圣诞小水晶。

  没一会功夫,雪便自下了起来。通往乡村的小路许久没有车辆通过,已经积满了厚厚的雪。

  车轮碾过积雪,拉出一条长长的轮印,歪歪斜斜一直通向路的尽头。

  尽头处,一幢孤独的小屋矗立在雪林深处。

  凄厉的狗叫声骤然响起,两条凶悍的大狗扑到院子门口对着突如其来的陌生人疯狂咆哮。

  正在屋顶除雪的男主人慢慢回头,悄然摸向旁边从不离身的猎枪。

  逼逼两声喇叭声响,车子便自到了院子门口。两只大猎狗叫得更加凶狠。

  车门开启,金锋下了车眼睛瞪了两只猎犬一眼,顿时间两头猎犬就夹着尾巴不住后退。

  慢慢地,金锋摘下口罩抬起头来微微一笑。

  屋顶上的白人男主人眼前一亮,手一抖猎枪掉落。

  轰的一声枪响打破日暮寂静,惊起万千飞鸟。

  白人男主人颤悠悠下了楼梯抖抖索索走向金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抱着金锋的时候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是我没安排好,辛苦你了。”

  “这是什么?”

  “路过镇集捡的小漏。还不错。”

  不知名的偏僻乡村,破旧不堪的老屋。

  电已经停了。

  昏暗的房间壁炉的柴发出啪啪的欢快鸣叫,火星飞溅组成一个大大的笑脸,在下一秒燃得更旺。

  粗制破旧的地毯旁,两只猎犬温顺的趴着享受着火炉的温暖。

  烛台上的三只白蜡烛映照着白人苍老的脸。桌上摆着廉价的白兰地已经空了大半瓶。

  白人老头手里拿着金锋捡漏来的七个小黑碗对着蜡烛细细寻摸,看着小黑碗上那细致的萝卜丝纹路和碗壁外雕刻的花纹图案,脸上露出非常怪异的笑。

  “谁给你做的整形手术?很失败。我叫人去砸了他的牌子。”

  “不用。就这幅样子挺好。

  做过整形手术的白人老头笑起来特别的别扭,一张老脸扯得半歪,倒是有些像第一帝国现在正水深火热的那怪老头。

  不过白人老头却有着跟他相貌完全不一样的手。

  他的手很稳。

  他拿那些黑小碗的手法非常专业。一看就是宗师一级的高手。

  金锋平视白人老头,露出一抹只有对金家军才有的微笑“其他的我都放心,就你拿东西的手法要改。”

  “以后不定会暴露。”

  一语惊醒梦中人,白人老头面色轻变顿悟过来。立刻就要放下手里的小碗。

  “就我们两,没事。”

  白人老头笑了笑,恋恋不舍将小碗凑到鼻前贪婪闻嗅着小碗上传

  来的丝丝香味,浑浊的眼睛中尽是迷恋。

  “你刚说,被人买走一个?”

  “对。有些可惜。”

  白人老头爱不释手摸着小碗轻声说道“你真是个幸运的人。走到哪儿都能捡漏。”

  “这种清代八仙犀角碗一捡就是七个,闻所未闻!”

  “可惜,那一个要是能买回来就好了。”

  金锋给白人老头递过去一支烟轻然说道“事无完美,总会有残缺。不过,那个碗迟早会出来。到时候再收回来就是。”

  说着,金锋又把一个画筒拿出来递给白人老头。

  这幅画赫然就是老巴苦苦追求的多比尼所创作的金色麦田的展望!

  多比尼是西方印象派的鼻祖,出生绘画世家。莫奈、雷阿诺、塞尚西斯莱、毕沙罗这些大师们都是他的忠实粉丝和拥笃。

  而他也不遗余力倾心帮助塞尚。

  他的画最受老巴推崇。尤其是这幅金色麦田的展望。在南极小希大船的数个日夜,巴巴腾一手不离的就是这幅画。

  “你的救世主已经被李家拿走。这幅你留着。”

  油画在手,白人老头满是痴迷和深情。似乎比巴巴腾还要专注。

  实际上,这位白人老头曾经的名声,比巴巴腾还要大,更是举世公认的西方油画鉴定宗师。

  “你能来看我,我就很满足了。”

  白人老头小心翼翼卷好油画装进画筒轻声说道“你刚说了,我不能在这方面暴露自己。”

  “这画,你拿回去吧。”

  顿了顿,白人老头双手捧着冰冷的酒杯抖抖的喝了一大口酒,语气说不出的哀婉落寞。

  “这些,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

  “我现在,就是一个从新泽州搬过来的要死的老头。”

  “苟延残喘的活着,就是我余生的目的。”

  金锋给白人老头倒上酒笑着说道“还有报仇!”

  “我会让你看见李家毁在我的手里。到时候,我会把救世主拿回来亲自交在你的手里。”

  白人老头握住金锋手,低低说了句谢谢,冰冷的手轻轻颤抖,眼眸中有泪光在闪动。

  “我弗里曼何德何能,能当得起人王的你的照拂。要不是你,我这条老命真的就喂了鲨鱼。”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我竟然还活着。”

  “对了。救我的人……他有没有事?”

  金锋笑了笑默默点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在这里我很放心。实在不想待了就出国。”

  曾经被大卸八块喂了鲨鱼、现在又整容复活的弗里曼露出一抹陌生而又苍老的笑,却是摇摇头。

  “这里很好。能让人心安静。我很喜欢这里的生活。”

  弗里曼从未想到过背叛了李家的自己还能活下去。

  在李旖雪诺曼这些人王眼里,人的命就如同蝼蚁一般。但金锋却是偏偏救了自己。

  这就是金锋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

  这份情,太珍贵了。

  在弗里曼这里住了一晚,到了第二天中午电路恢复金锋才离开。临走的时候,弗里曼给金锋画了绝世岛的地图。

  弗里曼作为李家推起来的白手套,曾经去过绝世岛。时间就在金锋和罗恩大规模寻找精金板之前。

  和赵老给的地图相比,绝世岛的变化很大。

  但绝世岛的核心区域,弗里曼和赵老都没有去过。那核心区域只有李家嫡系才有资格获准进入。

  李天王对绝世岛的核心区域了若指掌。但金锋不会求李天王。李天王也不会告诉金锋。

  就算告诉了金锋也没用。

  李天王反了李家,李家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