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青梅出墙来 第36章 拓荒

小说:一枝青梅出墙来 作者:白露青天 更新时间:2020-10-28 09:39: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日,无澜修院各大教习场都空得厉害,而衡枢殿内外则人山人海,里三层外三层地挤满了各大宗门的修士。

  陆莞身为内院弟子,在殿内尚有立锥之地,却是如履薄冰,并不敢往前站——具岚的那个女人和各大宗门的前辈都坐在高台上,若她往前,难保不会引来注意。

  等殿内安静下来,她闻到了一股颇熟悉的奇香,转头一看——原来凌筠就站在她边上。

  凌筠很快注意到她,毫不示弱地打量回去。

  陆莞移开视线:话说这凌筠不是魔教之人吗?今日要商讨的就是魔教之事啊……这未免太不方便了吧?

  “衡山欧阳宗主怎么没来?”飘渺宗宗主任远安姗姗来迟,与众人一一寒暄,也就发现五大宗门少来了一个。

  “飘渺城可真是山高水远,与世隔绝,那欧阳款已经被魔教控制,衡山宗也早已名存实亡。”彦清秋皮笑肉不笑地解释了一句。

  “魔教竟已猖獗至此!”任远安惊叹。

  “不只如此,”无澜宗主安道微补充,“魔教近日大肆寻找纯阳之人,控制凶狠非常的毗煞子,只怕是在密谋更大的动作。”

  “毗煞子?那不是早已被紫宸宗关押到地牢去了么?段山宗主,这是怎么回事?”任远安皱眉。

  “段某正要说此事,那毗煞子已经失踪多日,紫宸宗直至今日都没有找到其踪迹——眼下看来,是被魔教之人救走了。”手机端sm..

  “什么?”

  “各位道友莫急,今日我们便是来商讨对策的。”安道微安抚道,“魔教一而再地挑起事端,我们不能再姑息!”

  “疆月骚扰我具岚多日,我本同情其遭遇,对其睁一眼闭一只眼,如今看来,简直是在养虎为患。”

  “彦长老,疆月是疆月,魔教是魔教,万万不可混为一谈。”安道微纠正。

  陆莞听到这里,终于想起,凌筠自然不可能以“魔教中人”的身份来修院的,而是“疆月族”——可事情就是不简单,凌筠的真实身份,就是魔教。

  彦清秋勾唇冷笑:“那魔教之人,不都是疆月族么?无澜城鲜见疆月,鲜受其害,自是不能理解具岚之苦。”

  陆莞听这话一惊,下意识往身侧望去——凌筠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模样,面无表情。

  不愧是魔教卧底,这心理素质可真是不一般。

  “我叫诸位来,一是希望各位能清剿城内的魔教之人。至于疆月——疆月走上歧途,无非是没有安身之处,若我们替其拓荒出一片新的城池,相信疆月人也不会愿意做那些违心之事。”

  疆月曾有自己的城池,但三十年前的一场瘟疫令疆月城成了死亡之城,各城为了遏制瘟疫,合力降天火烧毁疆月,从此再无疆月城。

  “这疆月是不详之族,我们具岚曾深受其苦,拓荒可以,但拓荒之地必须远离具岚。”彦清秋再次打断。

  “彦长老的担忧可以理解,拓荒之地自然应当避开河道上游。骑虎山下的荒泽,环山靠海,北临无澜,西临飘渺,若真遇到什么不测,两宗居高临下,也好控制。”

  荒泽?陆莞听到这个鬼地方,心中咯噔一声,再次魂回那个山魃肆虐的山洞。

  “拓荒之事宜早不宜迟,不如今年的群英大会,就定为拓荒吧。”

  “荒泽毒雾弥漫,恐怕多有毒虫猛兽,对这些年轻的小修士而,会不会过于危险?”任远安心存忧虑。

  陆莞听了暗暗附和了个“会”。

  “任宗主莫急,此次拓荒,无澜会给每位参与的弟子发清淤符与乾坤符。”

  “清淤符驱逐毒雾,乾坤符方便各位观测弟子,如此若真遇上什么意外,也好及时找到。”

  “我们具岚出了不少后起之秀,前去拓荒自是应当。”彦清秋微笑道,“只是不知今年的群英大会改了拓荒,规则该如何定呢?”

  “凡收捕或击杀灵兽者,按灵兽的对应灵阶计分。荒泽的灵兽被收捕完后,则拓荒结束。其他细则与往年无异。”

  陆莞听这规则直犯嘀咕——这怕不是拓荒,而是猎荒吧?

  散会后,陆莞原是不乐意掺和拓荒之事,按套路这种各大派集聚比试时往往会出事。但又怕自己不去会错过许多关键剧情,想了想还是找祁明组了队。

  抱紧主角的大腿,再大的危险也能化险为夷。

  拓荒当日,她与祁明如约汇合。

  “小莞,那些符咒都带齐了吗?”

  “齐了齐了,收灵兽的一方袋也在,走吧。”

  “你小子,可别丢下我啊。”

  陆莞正准备和祁明进入荒泽,便被一个矮个子拦了下来。

  “鲁义?”祁明面露惊色。

  “你我好歹也是住一间屋的,一起搭个伙呗!”鲁义嬉皮笑脸。

  “随你。”祁明虽觉着他不靠谱,但也没有理由拒绝。

  “这位是陆莞,陆姑娘吧。”鲁义看向陆莞。

  陆莞点头。

  祁明看到他的眼神,心中一紧,将他抓到一边,悄声:“鲁义,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对小莞动什么歪脑筋,别怪我翻脸。”

  “我能动什么歪脑筋,你可不要太过狭隘了。”鲁义笑着推开他,转身,“陆姑娘,我们赶紧进去吧,可不能落后太多了。”

  毕,三人进入荒泽。

  刚进荒泽时,还能见到几个同时进入的各宗子弟,但走到百步开外后,视野所及之处全是灰茫茫的毒雾,仿佛整个荒泽只有他们三人。

  荒泽野蛮生长着连绵不绝的乔木,光秃秃的又细又长,直直地朝苍穹伸去,没在一片毒雾中,大概所有的枝桠都在不可见的顶部,攫走了大量光明。

  倘若放她一个人在这里,她早就因迷失方向而陷入恐慌。陆莞暗想,幸好这次她选择跟着祁明。

  这里的土黑中泛青,又泥泞得厉害,陆莞每走一步,都能感到脚下滞涩。

  “这鬼地方真的有活物吗……”鲁义脚下倏地一空,脊背上立即爬满冷汗,好在只是不慎崴了脚,虚惊一场骂骂咧咧地继续前行。

  “前面好像有人。”陆莞看到不远处有一簇跳动的火焰,“是篝火吗?”

  “太好了,我的鞋子都湿了,正好过去烘脚。”鲁义加快步伐。

  “不对,”祁明拉住陆莞,停在原地,“这里的木头都湿得厉害,怎么生得起篝火?”

  “你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没听过火阳掌吗?”鲁义并没有停下脚步,很快超过了祁明。

  火阳掌?难道是邹子容?陆莞记得他会烘干之术,那应该就是火阳掌吧。

  想到这里又往前仔细看去——猛然看到乔木之间生出了第二丛火焰,慢慢地又多出一丛……

  鲁义也看出了异常,滞住脚步:“这、这是火狐!”

  “火狐?”祁明皱眉,“不对啊,这火狐怎么只有五条尾巴,不应该是六条吗?”

  “真的是火狐!我看到了!火焰是它尾巴尖的狐火!”鲁义握紧剑柄,整个手臂都在发抖。

  五条尾巴?这不会就是第六条尾巴被邬师兄薅走的那只火狐吧……陆莞暗想。

  祁明从怀中取出一张空白的符纸,开始念咒。那符纸上很快出现了符纹。

  “着!”

  一声低喝后,那符纸箭一般飞了出去,直直射向火狐。那些狐火瞬时熄灭。

  结束了?陆莞人还是懵的。

  “我来收!”鲁义跑过去收捕火狐。

  他走了没几步便不动了。

  “怎么了?”祁明走上前,准备一探究竟,却见鲁义忽然拿剑对着他,失了智般向他刺去。

  “他中了幻术!”陆莞连忙提醒,“我来控制鲁义,你去收捕火狐!”

  祁明点头,格挡开鲁义后,不再与他缠斗,转身奔向火狐。

  陆莞趁鲁义刚被格挡没来得及出招,直接减益将他定在原地,一边取出麻绳将他绑上。

  麻绳、匕首、打火石,已经成为她进野林的必备之物。

  那火狐果然只是伪装,见诡计被识破,挣开身上的符咒重新亮起狐火,站立起来,身高五尺有余,头大如盆,猛得朝祁明扑去,伸展时比人还长。

  荒泽乔木众多,加上土地泥泞,祁明脚上着不了劲,又总在闪避中被乔木堵住退路,根本找不到反手的机会,反倒被火狐越追越紧,几次被狐火燎到。

  陆莞绑完鲁义,便发现祁明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再次减益,拉扯住火狐:“我……坚持不了多久,你快收了它……”

  祁明点头,从怀中取出三张符纸。

  与此同时,那狐狸忽然转过头。

  “别看它的眼睛!”祁明下意识提醒。

  来不及了,陆莞只觉得那双眼睛越来越亮,在她眼前如烙印一般挥之不去,然后这只狐狸渐渐变成了一个男子的模样。

  那男子衣衫不整,抿嘴看着她——不,他没有看她,他只是没有焦点地看着前方。

  邬师兄……陆莞心中一梗,瞬时忘了减益。

  从前的那个陆莞曾强迫邬南孛看她,那个时候他露出的就是这样的眼神。

  “小莞!你清醒一点!你看到的都是幻觉!”祁明极其吃力地阻挡火狐的反击,自顾不暇,只能空喊着。

  “莞莞?”

  陆莞看到那双眼睛愈来愈近,渐渐染上了惊忧之色,有一双手盖住了她的眼睛,她顺势合眼,再次睁眼时,邬师兄已经不见了。

  她只能看到祁明与那只巨大的火狐缠斗一团,耳边却还在回响邬师兄的声音。

  等祁明将火狐收到一方袋时,陆莞还没有回过神。

  邬师兄到底来过没有?若是来过,他怎么又消失了,若是没有,她又是如何从幻觉中醒过来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