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 第299章 总觉得怪怪的

小说: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 作者:原来婚浅情 更新时间:2020-05-01 08:3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电话那边在响了四声后接通,电话一接通林钦儒的声音便传了过去,“我本来是该打给刘妗的,但这件事最大的根源在你,所以给你打电话。s.xqianqianxs.”

  “林帘住的地方被人偷了,ak最重要的设计全部在她笔记本里,她重要证件也没有了,我想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我已经有解决方案,明天一早就会召开新品牌的发布会,但这个方案很危险,而我没有别的办法。”

  “事已至此我也不可能怪你,但是我真的希望……”

  “不会泄露。”

  磁性的嗓音传来,打断林钦儒的话。

  林钦儒拿着手机的手收紧,“你说什么?”

  “笔记本在我手上。”

  “你……你手上?”

  林钦儒皱眉,难得的听不懂湛廉时这句话里的意思。

  “偷走她东西的人我找到了,笔记本在我手上,证件没有了。”

  简短的话,林钦儒明白了。

  可是,“你知道这件事?”

  这件事林帘不可能告诉廉时,既然不可能告诉,廉时又是怎么知道的,并且在知道后派人去把东西找回来?

  他想不明白。

  但也不需要他想明白,湛廉时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我在蚕桑镇。”

  话毕,电话挂断。

  嘟嘟的忙音从手机那端传来,林钦儒眉头拧紧了。

  林帘在蚕桑镇,廉时也在蚕桑镇……

  林帘重新开了一个房间,在最高的一层,但尽管这样她依旧通宵没睡,问前台要了纸和笔,凭着记忆连夜把被毁的计划案做出来。

  重要资料那些她都有备份,设计稿亦是。

  但设计稿备份也没用。

  设计稿一旦落到有心人手上那便不再是自己的设计。

  而是别人的设计。

  太阳从仙女山一点点升起,阳光照进来,落在房间里,led的灯光也被阳光给照的暗了。

  林帘手里的笔依旧在白纸上写写画画,没有半点疲惫。

  突然,她手机铃声响起。

  林帘一顿,立刻拿过来,看见屏幕上的号码,她立刻接了。

  “喂。”

  “是林小姐吗?”

  “是我,请问东西是找到了吗?”

  “是的,你的笔记本找到了,但你的重要证件没有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现在是马上过来吗?”

  “是的,你过来看看你的东西。”

  “好,我马上过来!”

  林帘挂断电话便桌上的资料收了。

  这次为了避免同样的情况发生,她把资料一起带去了警察局,房间里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

  很快林帘到警局,警察把笔记本给她,“你看看,有没有损坏。”

  “好,谢谢。”

  她立刻打开电脑,电脑的密码设置都还在,但也不保证有没有被破译。

  她输了密码进去,便快速看里面的设计稿,资料。

  没有任何变动,全部都在。

  她稍稍松了口气,但依旧问,“偷我电脑的人,我可以见见他们吗?”

  “可以。”

  她要问问他们有没有动过她电脑里的东西。

  警察带着林帘来到审查室,林帘看见在审查室里的人。

  两个社会男青年,一个头发染成了黄色,一个染成了红色,一脸的鼻青脸肿。

  看见她,两人脸上浮起畏惧。?林帘皱眉,“他们这是?”

  警察说:“我们接到群众报案,说看见他们偷了你的东西

  等我们去的时候,他们就这样了。“

  群众报案?

  她这么幸运?

  林帘走过去,“我电脑里面的东西你们看过吗?”

  两人立刻摇头。

  林帘不相信,“你们把的衣服裤子剪了,重要资料也毁了,笔记本也带走,这里面东西不可能没看过。”

  染红发的青年说:“美女,我们真没看过!”

  染黄头发的青年说:“你这笔记本有密码,我们又不是黑客,哪里能这么轻松的点进去。”

  意思就是根本没来得及。

  林帘对这个答案稍微相信些,但是,“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还是你们自己要这么做的?”

  她的怀疑是有人指使他们这么做。

  因为从资料被毁的情况来看,明显那人知道她是设计师。

  那个人清楚的知道那些资料和设计对一个设计师来说有多重要。

  而这两人看着不像知道这一点的人。

  两人目光顿时闪躲起来。

  警察说:“问你们话就好好说,要敢隐瞒,罪加一等!”

  听到警察这句话,两人赶紧说:“是我们自己要这么做的!”

  “没有人指使!”

  “对,我们就是看你从外地过来,你男人又走了,我们就想偷你重要的东西拿去卖了,让自己松动松动。”

  林帘眯眼,“看我从外地过来,我老公又走了,你们一开始就盯上我了?”

  “呵呵,这个……你和你男人一看就不一般,不盯你盯谁?”

  “是啊,你一个外地人来咱们本地,又是一个女的,怎么都好下手。”

  林帘看着两人的笑,抿唇,继续问,“那你们偷东西就偷东西,为什么要把我衣服裤子给剪了,还要把我的资料给毁了?”

  她问着,看着两人的目光变得锐利。

  两人顿时干干的笑,“那啥,我们有点独特的小癖好,喜欢剪东西。”

  “对吧?”

  “是啊是啊!”

  “谁没有点小癖好呢!”

  “……”

  两人打哈哈一样的说着,让林帘无法相信。

  可她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们的理由让她无法反驳。

  “我问好了。”

  “好的。”

  警察把门关上,林帘和警察出去。

  林帘问,“你们是在哪抓到他们的?”

  “酒吧附近。”

  “他们脸上的伤?”

  “应该是发生了斗殴。”

  酒吧附近倒也正常,斗殴也说的过去。

  只是,她怎么都觉得有些怪异。

  “那个报案人是谁,你们知道吗?”

  “知道,但为了保护对方,我们不介意你知道这个报案人的身份。”

  林帘点头,“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问。”

  “你们什么时候接到报案的?”

  “今早凌晨一点这样。”

  林帘惊讶,“凌晨一点?”

  那不就是她昨晚笔录回来没多久?

  “是的,我们连夜审讯,了解情况,到早上才给你打的电话。”

  林帘明白了。

  的确,警察局各种程序需要时间。

  这么说来,她电脑里的东西真的很有可能没被看过。

  在警察局里呆了一个小时,林帘走出警察局,她看时间,又看天,想了会,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